男子不满案件处理结果 爬上法院阳台欲跳楼被拘


 发布时间:2020-09-29 11:49:56

广东“铁路”法院案件管辖范围不再仅限于铁路,发生在广州、肇庆两市涉及地铁、城轨、公路、航空运输的民商事诉讼案件今后改由两地的铁路法院管辖。截至目前,广东共有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和其下辖的广州铁路运输法院、肇庆铁路运输法院两个基层法院共3个冠名为“铁路”的法院。根据2012年8月1日起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铁路运输法院案件管辖范围的若干规定》,经最高法院批准、广东省高级法院指定,广州铁路两级法院的民商事案件管辖范围被重新调整。去年6月26日,广东省高级法院和广州铁路(集团)公司正式签订广东境内铁路法院移交补充协议,标志着广东地区的铁路法院正式移交地方,经费随之由省级地方财政预算予以保障,铁路司法系统“儿子审老子”的场景正式告别历史舞台。但铁路法院如何发展成为了各方关注的话题。2012年,有政协委员曾建议学习京沪津渝的做法,将广铁中院转制为广州市第二中级法院。长期以来,广铁中院的案件管辖区域跨越广东、湖南、海南三省,审理与铁路运输相关民事和刑事案件,在跨区域管辖和审理运输类案件方面积累了30多年经验。

“公路、地铁、城轨、航空类案件都是运输类案件,运输行为也涉及多个行政区域,此类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有利于发挥铁路法院的审判优势和经验,从而形成大交通的审理格局。”广铁中院新闻发言人洪文冰说。经初步估算,广州铁路两级法院一年会增加一、二千件案件。为做好这些新增新类型案件的审理工作,广州铁路两级法院先后赴南方航空、白云机场、广州地铁等单位调研,并与广州中院和部分基层法院进行座谈,对相关纠纷的情况、数量和特点和审判重点、难点有了较全面的掌握。与此同时,广铁两级法院向全省选调了14名审判经验丰富的法官,并组织部分法官赴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进行了专门培训。“由于公路运输中发生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数量非常大,考虑到铁路法院目前法官数量有限(目前3个法院共有法官87名)、法庭(3个法院都只有2个法庭)和其他办案设施不足,上级法院决定,此类案件仍暂时由各地方法院受理。”洪文冰说。在法院选择上,标的额在1000万元以下的案件一审由基层法院管辖,超过的则由中院一审。对广州、肇庆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涉铁路一审案件不服的,仍上诉到广铁中院;但对肇庆铁路运输法院新增类型案件裁判不服的,则不需向广铁中院上诉,只需就近向肇庆市中级法院上诉即可。

“我们已经在官网及官微(微博名:广铁法院)上公开了新增案件类型的诉讼须知、立案咨询电话、邮箱和部分典型案例,如果群众有需要的话,可以作进一步了解。”洪文冰说。(完)。

当时身处官司之中的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敖汉旗居民张敏呆住了。“其实我那时就在想,零点听证,不会是开玩笑的吧……”,在记者面前的张敏看着当时的传票,陷入了回忆。全部财产换得一张借条 张敏的官司始于一张借条。2008年5月29日,张敏借给其朋友周祥190万元。“今借到张敏人民币壹佰玖拾万元整,利息按2%计算(月息)……使用五个月如到期未能偿还此款,可用我公司所有财产清偿。” 这里的公司指的是敖汉祥胜农副产品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工公司”),用这个公司作抵押,张敏觉得有保证。可张敏要付出的代价,是几乎全部家当,“因为这个,现在我家所有房产还在银行做着抵押。” 可是4个月之后,张敏催周祥还款,周祥说没有钱。5个月期满,张敏与周祥经过协商,于10月29日办理了财产转让合同,将加工公司转给了张敏。张敏觉得,“之前借给他钱时我就咨询过当地多家银行,结果显示没有做成抵押,这我也比较放心,就算不亏也不赚吧。” 由于当时加工公司还在运行,并且有500吨的成品、半成品。加工公司拿到手,“我生产流程什么的还不特别清楚,就以学习的目的将场子租给周祥,让其继续管理。” 虽然有了转让合同,但由于加工公司没有土地和厂房产权证,“需要向国土资源局申请,政府审批,还有其他一系列手续。

” 作为办理程序的一个步骤,2009年7月12日,他们一同去赤峰仲裁委员会, 同日,赤峰市仲裁委员会下达调解书,调解书一下,张敏的心放下了。之后,周祥与张敏继续办理土地和厂房产权证。但在手续办理的过程中,周祥与其原料供货方农民发生纠纷,“据我所知,周祥还另拥有两个公司,这两个公司中的一个公司欠农民的粮款,大概有几百万元。”当得知此事后,张敏立刻联系周祥,“周祥又让我筹款借给他还老百姓的钱,此后没过多久,周祥就消失了。” 讨债碰到“高利贷公务员” 张敏很着急,他这一跑,债怎么办?还是先把加工公司的手续办完吧。但是,周祥一走,手续也不好办,无奈,他只得申请法院执行赤峰仲裁委员会的裁定。2009年12月30日,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立案。2010年1月5日,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执行裁定书:“由敖汉旗人民法院执行。” 张敏回到敖汉旗,直接找到了主管执行的副院长。“刚开始一切顺利,但事隔3天,法院的口风变了。他们说,‘你这个厂子被别人保全着呢,现在不能执行’。”张敏回忆说。张敏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一定是保全错了,这是我的东西。张敏就问,“咋不能执行,谁保全的?”答案来得很快,“是王志军。” 王志军是谁?张敏告诉记者:“他是敖汉旗贝子府镇党委副书记,也是周祥的债权人之一。

”早在2009年农民向周祥讨债时,张敏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周祥因欠债被他人起诉,作为周祥债主的张敏自然对此非常敏感。在张敏的索要之下,周祥将起诉他的民事起诉状交给了张敏。在这份时间标注为2009年7月1日的起诉状上,周祥夫妇总共向王志军借了3笔款,最早一笔为2008年12月3日,总计114万元,但加上利息,就变成了151万元。“有人曾经挤兑我,老张,你这一个月2%的利息简直就是放高利贷呀。我说,哪有,我这一年是24%的利息,法律规定利率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才属于高利贷,当年的贷款利率最高不到8%。但这回我开眼了,7个月要37万元利息,合着一年32.45%的利息啊,这才是高利贷。” 索债案中案 尽管都是受害者,但为了保住厂子,张敏继续努力去了解王志军保全的其他情况,并在敖汉旗法院复印了王志军的保全裁定等文件。这时,张敏发现王志军的保全裁定与起诉书不太对劲,“保全裁定的生效时间是2009年6月12日,起诉的时间是7月1日,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保全生效后15日不起诉就应当解除保全。”他认为,王志军的保全裁定已经过期,应当依法撤销。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汤维建教授认为,诉前保全是否逾期,应从保全申请人接到法院送达的保全生效信息之时开始计算,总时间可能会比15天多一些。

在这种情况下,2010年1月,张敏向敖汉旗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内容大意为:敖汉旗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2009)敖保字第59号》无法律效力。与此同时,敖汉旗法院在继续执行王志军一案,当张敏的执行异议提交到敖汉旗法院之后,此案暂停执行。不久后,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张敏去参加一个听证会,事先不知情的张敏到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是王志军对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2010)赤执字第2号》(即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敖汉旗人民法院执行将加工公司归张敏所有的仲裁调解书)提异议的听证,“他提议的内容就是,厂子是他的,并拿出了2008年10月8日,周祥将厂子转让给他的合同。” 2010年5月18日,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作出裁决,“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40条第1款第9项、第213条第2款第4项之规定,裁定如下:对赤峰仲裁委员会(2009)赤仲调字第53号仲裁调解书不予执行。” “我一下子傻眼了,这200万不就要没了吗?于是我就去找了法律人士,了解到,此裁定适用法理很可能有错误。”张敏说。《民事诉讼法》第213条规定,“对依法设立的仲裁机构的裁决,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被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 “很明显,这条应适用于当事人,而在那份裁决书中已经注明,王志军是案外人。”张敏插话。他又把《民事诉讼法》翻了一下,“应该适用的是这条。” 《民事诉讼法》第204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 “这两条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为‘不予执行’,一个为‘中止执行’,我想反正都是停的意思么,反正我肯定要向上级法院申诉,当时我还没意识到这个区别的严重性。”张敏有些懊恼。午夜听证 与王志军提出异议后迅速得到法院裁定的情况不同,从2010年1月就向敖汉旗法院提交异议的张敏却苦等了7个月,终于在2009年7月16日接到了敖汉旗法院的裁定通知:驳回异议。这7个月里,王志军的执行重新启动。“这时我从律师那里刚知道中止执行和不予执行的区别。我理解的就是,中止是暂停,东西还在执行,不过先停止;不予执行就是彻底不执行了,所以王志军那里的执行(对加工公司的执行)可以继续。

” 但是张敏并没有放弃,时间很快到了2010年11月,张敏又一次向敖汉旗法院提出了异议。11月29日,敖汉旗法院通知张敏去敖汉旗法院拿听证会的传票。张敏回忆说,“在接到传票后,我很是震惊,‘零点听证?’周围的工作人员没有反应,当时我就想,法院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到了12月6日晚,张敏准备好了自己将要提交的材料,又练习了一下将要提出的异议。同日23时45分左右,张敏从家里出发。23时55分左右,张敏到达经常进入的敖汉旗人民法院门口,不过这次,他没有进去。“漆黑一片呀,不光是法院,周围的房屋也黑着灯,街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张敏回忆。12月7日零时20分左右,张敏抽了几根烟后,放弃了等到天亮的打算。12月7日8时,张敏回到了敖汉法院,裁定已经出来了:“因申请人张敏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听证。故本院依法裁定如下:本案按申请人张敏自动撤回异议申请处理。” “这不是逗人么?”张敏不禁失笑,“我当时非常气愤。”当时他又找到了法院工作人员寻求解释,“我对他们说,这样的结果我不要,这不是我无正当理由不到,是你们不到。” 法院工作人员最后给张敏的解释是:可以再提异议。“我当时就想,这是不是法院故意设计的时间?要真是的话,我就算再提异议也没用啊。

”张敏告诉记者。张敏决定改变策略,2011年1月初,张敏写了上访材料交给当地人大常委会。“常委会吴主任一开始很是怀疑,他说零点听证是不可能的。之后我给他提交了零点听证传票给吴主任,他看了好几遍,认为这个的确是真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了敖汉旗人大常委会吴主任,“张敏反映情况以后,我们认真对待,并将情况反映给了法院党组,他们说,这个情况确实是属实,法院的工作确实有失误。” 但是,事情对于张敏来说已经晚了,他打听到,1月13日,加工公司就要被拍卖掉。“1月11日,我做了最后的努力,再次向法院提出异议,于是,敖汉法院定于第二天召开听证会。”张敏的回忆到了尽头。1月13日下午,张敏接到了再次驳回的裁定,同时接到的,是13日上午加工公司已被拍卖的信息。张敏绝望了。新闻发布会之后 随后的日子,张敏将时间放在了写材料上,“也是一种无奈中的发泄吧。”他说。但他没想到的是,有关他的遭遇的帖子,在网上引起了关注。2月13日晚上,他听到消息,政府为他这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2月12日16时,敖汉旗网络(突发)事件舆论引导和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在新惠召开新闻发布会,就近期部分网站转发的关于敖汉旗人民法院的帖子,举行新闻发布会。

10余家新闻媒体的20余名记者参加了新闻发布会。2011年2月6日,“中华网论坛”、“天涯论坛”等网站陆续出现了署名“敖汉人民”、题为《全球最牛人民法院:午夜零点开庭、鬼盖公章》的帖子。赤峰市委、市政府、敖汉旗委、旗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立即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对帖子中反映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调查组表示,将本着公开、公正、透明的原则,认真调查处理此事,对案中所涉及的人员,如有违规违法行为的,一定要追查到底,依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迁就。同时,调查组将根据工作进展情况随时公布调查结果,满足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并诚恳希望广大媒体朋友和社会各界群众进行监督。看到这则消息,张敏又燃起了希望,“我搜了好几遍,网上还真没有我这事的正规新闻报道,没有新闻报道就开新闻发布会,可见政府对人们的牢骚还是挺重视的。” 2月16日,记者前往敖汉旗人民法院、赤峰市政府采访此事,均被以调查尚未有结果拒绝。(记者 王帝)。

男子 法院 阳台

上一篇: 深圳村官周伟思被起诉 涉嫌“三宗罪”

下一篇: 公安部约见葛兰素史克总公司高层代表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