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29岁女子在美容医院抽脂后身亡 警方正调查


 发布时间:2020-09-30 05:25:06

昨天早上8点不到,本报96068热线接到读者周先生的来电:钱江四苑新村有一名女子被人捅了几刀。在邵逸夫医院急诊中心,记者找到了正在清创和缝合伤口的年轻女子。她的伤主要是在手臂上,幸好并不太严重,但是看上去受了不小的惊吓。女子24岁,姓戚。她和老公都是东北人,去年11月搬来这个公寓。虽然是两室一厅,但是7个人群租。早上6点多,老公刚刚上班去了。她的老公是一名厨师,在附近超市里工作。小戚是早上7点多起来的,去上卫生间时遭到了袭击,袭击她的是群租房里的一个男子,平时是做司机的,搬来大概2个月。小戚姑娘说,对方想非礼她,有撕剥衣服的动作。因为小戚不从,两个人扭打起来。小戚大喊救命,可是群租房里的人没有一个跑出来帮她,最后还是楼上和对面的邻居闻声赶来救了她。钱江四苑新村在钱江新城钱江路和钱潮路交叉口。出事情的这套公寓就在一楼,大门紧闭,打开只见一条狭窄走廊,两边是密密麻麻隔出的一间间小屋子。这里一间房大概月租金五六百元。经过早上这么一折腾,居民都很关注这件事。记者来到小区时,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隔壁一位大妈说,早上听到有人喊救命,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女的扳住房门,男的从后面抱住她,手里还有刀,看着很吓人,她赶紧报了警。

还有一位姓张的邻居说,他赶来的时候,刀已经在女的脚边,他踢开了刀,报了警。那个男的一声不响,就抱着那个女的。男人光着上身,穿着睡裤,女人穿着紧身裤,上身只剩内衣了。到底为什么这个男人要砍小戚? 有人猜测,是不是这个男的问小戚要钱,小戚没给,然后被砍了。有人猜测,这个男的是不是精神上有点问题。也有人说,可能真的如小戚所说,这个男的想非礼她。昨天傍晚,警察带着这名男性租客再次回到了合租房。截至记者发稿前,警方尚未公布调查结果。分析手头的线索,小戚姑娘应该没有误解,她确实遭到了色狼的袭击,这很可能是一起强奸未遂的案件。具体案情,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记者 陈雷)。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发生一起患者家属殴打医务人员事件,导致医院5人不同程度受伤。事件发生后,患者家属方14人被警方传唤至苏坡桥派出所进行讯问,其中2人被刑事拘留,1人被治安拘留。3月6日,来自新津的26岁产妇杜某某住进了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7日,杜某某在生产过程中胎儿死亡。事后,杜某某的丈夫温某与医院方约定,在3月11日由院方答复导致胎儿死亡的原因。11日下午2时许,温某与其父母等亲友30余人到达医院“沟通办”。到达医院后,因负责接待的“沟通办”李主任刚好离开去拿资料,患者家属方认为未见到该院领导出面答复,于是找到办事人员邓某某理论。在理论过程中,医院“沟通办”2名工作人员、保卫科2名工作人员、后勤保障部1名工作人员被打伤。

当日下午2点10分,青羊公安分局苏坡桥派出所接到院方报警。警方到达现场后,进行了调查取证。产妇家属方14人随后被传唤至苏坡桥派出所进行讯问。经过警方调查,目前,温某及其父亲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温某母亲因扰乱社会秩序被治安拘留5日。警方对其余人员进行了教育训诫。昨晚,记者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找到了此次被打伤的人员之一: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保卫科干事王先生。王先生说,患者家属来时情绪比较激动,因为“沟通办”李主任当时还没回来,对方便找到“沟通办”一名女性工作人员邓某某质问。在质问过程中,动起手来。见此情况,王先生和保卫科同事程某上前劝阻。“对方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是工作人员,然后就被四五个男的顶到了墙上。”王先生说,此后患者家属方多人对他和同事程某进行了追打,在此过程中,上前劝阻的后勤保障部女同事和随后赶来的“沟通办”李主任也被打伤。

四川在线记者陈俊。

后来我就打120电话,过了一会儿,华侨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救护车把那个受伤的人送到医院。” “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王国平)已经神志不清,不能说话了。”处理这起事故的涵江区交警大队民警胡志东回忆说。因伤势过重,当晚20时许,王国平被转入莆田市第一医院神经外科治疗,住13楼31床。为陪护伤者,肇事司机所在的莆田市四通汽车修理厂还特地叫一名员工守候在病房。经莆田市第一医院诊断,王国平的伤情为:1、脑震荡;2、左侧顶枕部头皮挫裂伤;3、右下肺挫裂伤;4、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擦伤;5、左食指远节、中节缺失。

正处于而立之年的小张体检时被查出右臂长有肿块,到医院进行切除手术后病情恶化,半年后不幸身亡。难以承受丧子之痛的家长认为,医院的错误诊断是导致儿子死亡的直接原因,遂将医院诉至法院,索赔40余万元。日前,密云法院受理了此案。张某夫妇诉称,时年30岁的儿子小张在单位体检时发现右臂长有肿块。于是,2012年,小张到某医院进行治疗,医院对小张进行了肿块切除手术。术后,小张父母将肿块送到相关机构进行病理检验,证明该肿块为恶性肿瘤,切除后反而使肿瘤恶性增生速度加快。随后,小张的右臂接连长出若干新的肿块,情况难以控制。2012年下半年,小张进行了化疗,后因病情恶化,最终在家中去世。张某夫妇认为,医院的错误诊断和治疗直接导致小张的死亡,遂起诉要求医院赔偿丧葬费、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40余万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记者 彭小菲)。

医院 记者 美容

上一篇: 食客大排档就餐被撞身亡 餐馆被判担责百分之十

下一篇: 河南法官因超负荷工作5人牺牲 141人病倒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