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行驶中引擎盖突弹开 殃及半挂车翻下路基


 发布时间:2020-08-15 00:37:40

杭州滨江南环路高新派出所附近,一辆奥迪A5与一辆雷诺迎面相撞,损毁严重。如果保险要赔偿的话,涉及金额45万元。事后,保险公司和交警都觉得这起车祸疑点重重。在询问当事人时,一条短信“别怕,不承认就没事”漏了陷。原来,这是一场“演”出来的车祸,打的是保险的主意。昨天,这起骗保案在滨江法院开庭,被告6人。潘某,奥迪车主,温州人,大学毕业,在杭州开服装店,1980年生。早前就有醉驾撞车的“历史”,昨天庭上也被兜出来,那次酒驾车祸也是找人顶包的。问题似乎就出在那次酒驾撞车后,奥迪一直故障不断,多次维修,维修费用估计会超过十万元,所以才有了这桩大案。

沈某,4S店事故经理,1987年生,大专文凭,他是潘的客户经理。在昨天的庭审中,沈和潘相互指责对方才是这起事故的策划者。李某,4S店的维修工。事故发生时,奥迪的驾驶者。李某说,他是沈的下级,平时沈又比较照顾他,所以不敢不依。赖某,4S店的服务顾问。据说是当沈和李正在讨论制造车祸时,赖主动搭讪“入伙”,原因是他女友的雷诺车大灯也有点问题,如果有“车祸”,正好全部由保险公司埋单。事故发生时,他是雷诺的驾驶者。这四人还拉来了陈某和周某,事故时,陈和周坐在车子后座,事发后民警赶到时,他们站出来承认车子是自己开的。

其中,陈是李某的亲戚。6个年轻人,在法庭上被依次叫出来问话,他们有的是大学学历,有的是大专文凭,有的是技术骨干,甚至跳槽后还因为技术过硬而被挖了回来,最后却因为客户关系、朋友关系、上下级关系、甚至亲戚关系,办下了这么一桩糊涂事。当然,仅仅有“关系”是不够的,尽管庭上各人说法不一,但是至少参与者都有过事成后“提成”的承诺。在那个深夜,一声巨响,两车相撞,超过了大家的想象,车头损毁,安全气囊弹出,驾驶者轻伤。顶包者之一周某被民警问话时,收到了一条短信,仅仅是紧张的一瞥就被面前的民警发现了异常,这条短信是:“别怕,不要承认就会没事的”,发短信的正是赖某。

法庭上,公诉人对每个人的提问最后都会问上一句:你现在对自己的行为有什么认识? 这6个人都说:“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记者事后与一位熟悉这起事故的律师聊了一下,律师说,这是保险诈骗啊,如果认定45万元,那就属于数额特别巨大(20万元以上)。根据《刑法》第198条第1款规定,如果是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将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在事发前,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其实都算能干的“聪明人”。

(记者 肖菁 通讯员 沈一伟)。

安全生产人命关天,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党和国家形象。最高人民检察院近日下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依法保障和促进安全生产的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加大惩治和预防危害生产安全犯罪工作力度,依法从重从快处理瞒报、谎报责任人,严惩安全生产事故背后的职务犯罪。通知明确,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打击危害安全生产刑事犯罪,严惩和防范安全生产事故背后的职务犯罪,加强对办理危害生产安全犯罪案件的组织领导。对造成重特大安全事故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符合逮捕、起诉条件的要快捕快诉。对违规违章生产经营,严重危及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责任人,以及事故发生后瞒报、谎报、不报、迟报的责任人,涉嫌犯罪的要依法从重从快处理。今年发生的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相关检察机关要组织精干力量,彻查重大安全生产事故背后是否有国家工作人员失职渎职以及权钱交易、徇私枉法、包庇纵容等职务犯罪。对与事故发生有关联性或直接因果关系的贪污受贿、渎职行为,以行贿方式逃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的行为,以及与不法分子相互勾结,对事故瞒报、谎报、不报的行为,坚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要主动加强与公安、交通、安监等主管部门的协作配合,进一步健全同步介入重大安全生产事故调查制度,坚决打击危害生产安全的各类犯罪活动,促进完善安全生产监管体系。

(记者赵阳)。

安徽省淮南市东方煤矿发生爆炸事故,当时井下有39人作业,其中12人升井,其余27人被困。记者11日从安徽淮南东方煤矿“8·19”事故调查组、淮南市委市政府等部门了解到,“8·19”事故井下被困的27人已经全部确认死亡,目前事故现场已停止搜救。调查矿难背后的东西,记者发现了太多人为的因素,使本应在萌芽期消除的安全隐患,被“小事拖大、大事拖炸”,最终导致惨剧发生。事故发生后,矿长于清泉被公安机关控制,配合事故调查。非法生产底气十足,权钱交易鬼魅现形 东方煤矿爆炸事故暴露出来的问题如此之多,令人费解。比如非法生产至少在2012年就已开始,难道监管部门对此毫不知情? 据参与现场救援的专家介绍,东方煤矿是证照齐全的合法煤矿,但开采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行为:一是开采方法不规范,使用的是多年前就已淘汰的采煤工艺。其次是越界开采,其开采范围已超过了授权其许可开采范围。许可开采深度为地下370米,实际上开采深度达到地下500多米。越界深度多达100多米。此次爆炸事故发生的开采作业区就是在地下520米左右。超范围开采如此之大,明显不是几天就能完成的,而是长期非法开采才能达到这样的深度。

淮南市谢家集区安监局副局长吴智勇说,井下作业和地面上情况不同,不能轻易用肉眼看出来是否违规,虽然他下井2次检查,但井下形势复杂,而且煤矿非法开采,肯定是故意躲避欺骗监管部门。一名在东方煤矿工作2年多的矿工告诉记者,政府部门来煤矿检查时,到不了工人作业的地方。因为绞车只能停到井下300多米,不能再下去。煤矿其实继续偷着挖洞往下开采,一直挖到了地下500多米。对东方煤矿非法开采问题,安监部门是真不知情,还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呢?谢家集区检察机关查明,2012年,东方煤矿因为非法生产导致安全监控系统报警。但是,矿长于清泉送给时任安监局总工程师余启林5000元,随后余启林按照安全监控系统故障上报。这使得东方煤矿成功躲避了安监部门对其非法生产行为的处罚。为了能在安全生产监管中得到关照,于清泉在2011年至2014年间,以过节名义先后七次送给余启林31000元。余启林明知其送钱目的,仍收下了对方所送财物。于清泉还给时任谢家集区安监局局长柏发新4万元,以便能让东方煤矿能在安全生产监管中得到对方的关照。早在爆炸事故发生前,余启林、柏发新均因涉嫌受贿在今年3月被逮捕。

安监局“窝案”和东方煤矿矿长于清泉之间的钱权交易,早在事故发生前3个月就已查明,有关部门是否就此进行了详细调查及隐患的排除? 2012年之前瞒报的非法生产行为,与此次瓦斯爆炸的关系,检察机关表示将在下一步事故调查中进行详细调查。瓦斯超标照常下井,政府禁令成一纸空文 一位王姓失联矿工的女儿告诉记者:“我父亲出事前几天还在家说矿井内瓦斯味道大,但是矿上还是让他们下井。”多位东方煤矿矿工和家属们证实,瓦斯超标下井是常事。“有时巷道瓦斯浓度达到1.5%甚至2%以上都不停产,采矿区域的浓度更高,有时甚至高达5%以上。”一位矿工说,煤矿为了多挣钱,根本不管工人死活。多名煤矿工人反映,出事前的几个月,也一直都是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停产过,每月30天无休,三班倒,10天早班,10天中班,10天晚班。煤矿让工人下井时间越长越好,每次工作八小时算少的,十几个小时是常事。东方煤矿还无视政令,拒不执行政府停产通知。淮南市政府通报显示,6月30日和7月1日,淮南市政府曾先后两次下达汛期停产通知,要求全市地方煤矿立即停产,但是,东方煤矿并未执行市政府指令。

据吴智勇介绍,区安监局7月初召集会议要求各煤矿严格执行停产禁令。包括东方煤矿矿长于清泉在内的几个矿长,都来参会了,也表态会执行停产通知。但实际上东方煤矿并未停止生产。记者调查了解到,东方煤矿汛期生产的行为,其迹象在两年前就已有苗头。司法机关查明,2012年,因防汛工作要求,淮南市小煤矿停产,后规定需通过检查批准后,方可恢复生产。为尽早进行生产,于清泉送给时任谢家集区总工程师余启林2000元,后余启林为该矿安排检查,该矿得以较早恢复生产。两次暗访不起作用 监管部门或有“内鬼”? 记者调查了解到,就在东方煤矿爆炸事故前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即8月14日的上午和晚上,安监部门曾两次暗访东方煤矿。据吴智勇介绍,不论是白天的突击检查,还是夜间的暗访抽查,调查的结果都没发现该煤矿存在生产活动的迹象。“14日抽查那天,我们晚班一般是9点点名,但矿上把工人撵到屋子里面藏起来,不开工,等检查的人走了,再让工人们继续干活。”据此次获救的东方煤矿矿工回忆说,上面一有人来检查,煤矿领导就安排人在路口盯着,只要车子一来,就通知调度人员。

一些失联矿工家属也证实了检查当天,这些矿工仍然去上班了。到底是煤矿老板善于伪装,每一次遭遇明察暗访都能蒙混过关?还是监管部门作风漂浮走过场?或者监管部门仍有“内鬼”给煤矿通风报信呢?同时,东方煤矿非法生产遭瞒报的问题,今年5月就已被司法机关查明,为何当地政府官员却无一察觉呢?期待事故调查组的下一步深入调查,能给出清晰答案。(记者程士华、詹婷婷)。

引擎盖 出租车 事故

上一篇: 无牌车被查车主跟交警赌气:我回家拿证你付车费

下一篇: 时评:比法官辞职更值得关注的是调离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