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兼职员工顺手拿包 民警视频破案


 发布时间:2020-08-08 13:22:31

新疆昌吉市苗圃一队路段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肇事车辆逃逸。昌吉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接警后快速反应,利用高清视频监控系统成功抓拍一肇事逃逸车辆号牌,迅速查询到车主信息资料,三小时快速查破这一交通肇事逃逸案。经细致勘查发现,事故现场仅遗留有肇事车辆右侧防雾灯壳,及保险杆碎片,经询问报案人得知其没有看到事故发生的过程,只是在路过时发现一个男子躺在地上已经死亡,路面上遗留有疑似车辆碎片物质,于是报警。交警大队立即启动了查缉重大逃逸事故预案,分管领导立即在事故现场召开事故案情分析会,在对案件基本情况和掌握的现有线索了解后,按照查缉预案立即分工,成立了现场勘查组,走访组、技术监控数据调查组和协调、稳定家属小组,各小组立即开展工作查询线索。民警走访中发现两个线索,一是事故发生后,有人曾看到有一辆灰色皮卡车在事故现场停过,但没有看到过事故发生的经过;还有人看到有一辆银灰色面包车由北向南从现场放慢速度通过,有可能是面包车撞的人,但是也没有看到事故发生的过程;这些不确定线索使案件变得无迹可寻。

分管领导就案件现有线索,以多年从事事故案件调查的丰富经验,立即确定“以现场遗留的物证为核心,快速确定车型”为方向,走访组民警根据现场提取的遗留物证雾灯、碎片为核心证据。民警对全市汽车修理、配件集中销售点及4S店走访,初步确定该肇事车辆为银灰长城牌H3型银灰色越野车。技术监控小组在得此线索后,立即调取沿线视频监控资料进行甄别,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认真比对查找,确定肇事嫌疑车辆。民警通过“以车找人”的方式,确认该车所有人为袁某,办案民警在对袁某询问和调查后,确认该车已于2014年11月转卖给其妹夫潘某,民警得此线索后立即与其妹夫潘某联系。潘某证实,该车被他儿子潘某某(犯罪嫌疑人)早上开出去了,而潘某某的手机是关机状态。办案民警兵分两路,一组抓捕犯罪嫌疑人,另一组在全市修理厂寻找肇事车辆,终于在当日15时许,民警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潘某某抓获归案。

与此同时,另一组民警在昌吉市北公园后门汽车修理厂内将肇事的小型普通客车查获。在强大的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潘某对驾驶车辆发生事故致人死亡后逃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完)。

彻底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只有强化劳动行政部门的执法责任,在涉及欠薪的各个节点都建立起常态化的查处机制,才能打破年关讨薪年年“旧病复发”的怪圈。“讨薪”如同“节日病”,每到年关总会暴发一次。这与劳动者特别是农民工“跳跃式”维权有关,农村有一习俗就是欠债之人贴上新年的对联之后,债主就不能再登门讨债,所以约定俗成地形成了年关前算账清债的习惯,春节也因此被称为“要账节”。这种传统的思维方式使得一些员工平日里对于欠薪行为可以一忍再忍,而到年关之时就没有任何过度与征兆地在“沉默中暴发”。打横幅、堵道路、围工厂、上访甚至跳楼……这些不理智的“中国式讨薪”,往往给当地政府弄个措手不及。在市场经济下员工只有团结起来,通过集体组织的形式与用人单位谈判,才能建立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话语权平衡,所以,我国宪法、劳动法、工会法都倡导和保障员工的团结权,保障工会的独立性,防止用人单位操纵工会。在讨薪事件中,员工自发的团结却并非法律所倡导的事前团结,而是一种事后团结,这种团结非但不能发挥出社会正能量,反而是一种负能量的叠加。

事后维权式的团结,往往更多地转化为上访闹事这种诉求方式。在把上访率作为一项重要的政绩考核指标的情况下,政府被这种非正常的诉求方式所绑架。行政介入有时确实能发挥立竿见影的效果,然而,国家运用行政权力直接干预利益纠纷与市场经济的性质不符,这种头痛医头的方式非但无法根治欠薪,导致年年治欠薪,年年有讨薪,行政权力和领导个人权威的介入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消融制度本身的公信力,对通过人治解决上访讨薪会产生一种鼓励效应。当然欠债还钱是一种根本的社会公义,尽管劳动者讨薪的手段可能不太理性,但应当受到谴责的还是那些欠薪的不良用人单位,如果对自己的员工都不能负起责任,很难想象这种唯利是图的用人单位能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整治欠薪仍然是地方政府的一项重要课题,一方面要加快劳工组织建设,降低员工利益诉求成本,推进劳资关系制度化,增加利益抗争的理性化程度,不要把欠薪矛盾累积化。另一方面也应当看到现行解决欠薪的方式所存在的弊端。不仅行政介入式的事后调处无法根治欠薪问题,通过诉讼等手段解决欠薪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再快捷的“绿色通道”,也难以保证法律程序跑得过员工回家过年的急切脚步。

餐厅 民警 员工

上一篇: 北京连续端掉多个网络招嫖卖淫窝点

下一篇: 重庆男子为索2万元补偿费 千里追踪劫持前女友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