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无牌正常行驶者 撞伤人不承担民事赔偿


 发布时间:2020-09-23 15:40:07

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落网。花季少女无辜断臂 2009年12月7日晚11时50分许,潮州市潮安县浮洋镇陇美管理区19岁的曾秋菊搭乘男朋友小蔡的摩托车回家,路经斗文村九伯卢十字路口时,被一伙驾乘摩托车的不明身份男子袭击。当时,有一男子开着一辆太子型摩托车迎面驶来,用车前大灯晃得他们难以辨物,路旁还有近十名陌生男子。曾秋菊和男友心下害怕,准备驾车绕过前面驾摩托车男子后加速逃离现场,谁料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秋菊即被歹徒用利刃砍中右手臂,致右手上臂当场完全断离。该伙歹徒迅速往西面通往揭阳登岗镇的泥路逃窜。受害人秋菊随后几经辗转被送医院抢救,然而,由于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最终断臂没能保全。“鸭仔”线索扯出真凶 专案组民警通过在发案地及周边地区的大范围摸查,从中获得一条线索:一名绰号叫“鸭仔”的青年与该案有关。今年2月,专案组民警在浮洋镇抓获一名涉嫌寻衅滋事的犯罪嫌疑人潘某(绰号“鸭仔”,男,浮洋镇人),但经审查,排除了其参与浮洋“12·07”曾秋菊被故意伤害案的嫌疑。案件侦破在5月份出现了转机。潮安警方在侦破浮洋镇仙庭村陈某被伤害致死案件过程中,发现一名在逃涉案犯罪嫌疑人陈某浩(男,揭东县登岗镇人)的绰号也叫“鸭仔”,真正的“鸭仔”终于浮出水面? 7月20日下午,办案民警在揭阳市揭东县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某浩。

陈只交代了参与陈某被伤害致死案件,并没有参与浮洋“12·07”曾秋菊被故意伤害案。办案民警继续加强对陈某浩的审讯力度,陈某浩终于交代“12·07”曾秋菊被故意伤害案发案当晚,他虽然没有参与,但有一名叫“佳东”的朋友曾叫他一起去打人,后来听说“佳东”等人当晚在浮洋砍断了一少女的手。结仇寻凶错砍秋菊 潮州警方立即协调力量加快查清“佳东”等犯罪团伙成员的情况,查明揭东人陈某东、方某腾等人有重大作案嫌疑。7月28日晚上10时许,专案组民警分成三个抓捕小组前往揭东县和庵埠镇等地“收网”。在揭阳警方、潮汕机场警方的配合下,抓捕组在揭阳潮汕机场工地及砲台镇一工厂成功抓获本案犯罪嫌疑人陈某东、方某腾,并缴获犯罪嫌疑人当晚作案的摩托车一辆。经审查,犯罪嫌疑人陈某东、方某腾(同为揭东县登岗镇人)分别交代,因为陈某东与一登岗人发生矛盾,于去年12月7日晚伙同其他近十名在逃人员,携带西瓜刀及水管等作案工具,准备去砍打那人,后在浮洋镇斗文村误以为受害人秋菊及其男友就是要追打的人,即上前拦截,方某腾持西瓜刀砍了受害人曾秋菊一刀,致其右上臂断离。王漫琪、李仲昕、许统敬。

行至广太收费站附近时被群众开车追上抓获。谢贵诚住院抢救18天后死亡。肇事车辆系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白县永发运输公司所有,实际支配人为陈春。永发运输公司已为该车向安华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以下称安华保险公司)分别购买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其中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为50万元。交警部门认定王稀佑对此次事故负全部责任。普宁市人民检察院以交通肇事罪向普宁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害人谢贵诚的近亲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王稀佑赔偿经济损失58万余元,车主永发运输公司、实际支配人陈春、安华保险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裁判 普宁市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以被告人王稀佑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赔偿民事原告人45.4万元;判决安华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民事原告人12万元;车主永发运输公司、实际支配人陈春、安华保险公司对被告人的民事赔偿承担连带责任。宣判后,安华保险公司以合同订有肇事逃逸免责条款为由,提出上诉,请求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普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以第三者责任险是为确保因被保险人的致害行为而受害的第三人能够得到切实有效赔偿而设立,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约定的免责事由不能对抗受害人为由,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安华保险公司以同样理由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中,交通事故的发生意味着合同约定的赔偿条件成就,保险人即应履行赔偿义务。肇事逃逸的影响只及于事故发生之后,不溯及以前,投保人只应对逃逸行为扩大损害的部分担责。保险人以肇事逃逸为由免除自己的全部责任,违反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和保险法的规定,属于无效条款。本案被告人肇事逃逸的行为并没有给保险人造成新的损失,保险人不能以此为由免除赔偿责任。广东高院裁定:驳回安华保险公司的申诉请求。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中关于交通肇事逃逸免责的条款是否有效?交警部门根据肇事逃逸行为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是否能成为保险人免除赔偿责任的理由? 1.免责条款违反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和保险法规定 投保人购买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目的,是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将赔偿责任转移给保险公司,从而减少自己的损失,确保第三者得到切实有益赔偿。在本案中,保险事故即交通事故,交通事故发生意味着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条件成就,保险人的赔偿义务便从或然转变成应然。

投保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肇事后逃逸的行为,并不改变在此之前已经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即肇事逃逸行为的影响仅及于逃逸之后,不溯及以前。保险公司开设商业三者险业务,即意味着保险人承诺在收取保费后愿为投保车辆可能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如果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利用其优势地位,以格式条款的方式(关于格式合同问题以下再议)免除自己的责任,加重投保人的负担,完全是一种违背诚实信用的行为。2.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不能成为保险人免责的理由 本案中,保险人提出: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已有明文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因此,保险公司不再对第三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这是对两种法律关系的有意混淆。首先,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属于行政法规,它调整的对象是国家与公民、法人(含其他组织)以及公民、法人之间在维护道路交通秩序,保证交通安全方面的权利义务关系。而商业保险属于经济活动,其合同调整对象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不能以国家确定的交通事故归责方法作为确定保险人和投保人权利义务的根据。

换言之,交通法规涉及的是事故当事人的责任,并不涉及保险当事人的责任,其关于肇事逃逸的归责方法,本身带有一定的惩罚性,这种惩罚不适用于平等主体的保险合同。司法实践中,驾驶人发生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原因很复杂,有的是为了逃避经济责任,有的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有的是为了免受人身伤害——所有这些原因,都不能成为惩罚投保人而免除保险人责任的理由。其次,商业三者险保证的就是一种责任风险,保险人的义务就是为投保人可能对第三者造成的损害责任买单。若投保人没有责任,保险公司可拒绝理赔。保险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保险人通过其他途径已经及时知道或者应当及时知道保险事故发生的除外。”即是说,投保人负有事故发生后的通知义务,如果疏于通知,应当对由此造成的损失部分担责。肇事逃逸行为不仅可能扩大事故的损失,还可能造成对事故真正原因、责任、损失等难以分清的困难,但保险人并非没有救济手段,完全可以通过事后协商,协商不成的还可以通过法律诉讼的方法加以解决。

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也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人民法院应当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由此可见,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也不能作为认定保险事故责任的一锤定音的根据。本案案号:(2012)揭普法刑初字第219号;(2012)揭中法刑一终字第52号;(2013)粤高法刑四申字第27号 案例编写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郑岳龙。

黄某 摩托车 交通事故

上一篇: 无证医生实施医疗 出了过错医院担责

下一篇: 深圳警方破获香港名表劫案 嫌犯曾在深圳抢劫未遂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