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聂树斌案律师阅卷难法院自由裁量权过大


 发布时间:2020-08-09 15:54:54

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向《法制日报》记者透露,内蒙古已经率先在全国实现旗县级以上三级政府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全覆盖,律师法律顾问工作由自治区、盟市、旗县向乡镇级政府延伸,由各级政府向政府主要经济管理部门、行政执法单位延伸,由传统的提供法律咨询、参与处理信访等工作向提供决策论证、参与谈判、风险评估等全方位服务延伸。自治区司法厅律师公证工作处处长王向东告诉记者,截至2014年底,全区各级政府及政府工作部门共聘请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550家,其中自治区、盟市、旗县三级政府聘请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156家,三级政府工作部门聘请律师担任法律顾问320家,乡镇(苏木)政府及其工作部门聘请律师担任法律顾问74家。

据介绍,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关于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的要求,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2014年度将推进建立盟市、旗县、乡镇政府及政府主要经济管理部门、行政执法单位法律顾问制度,并实现旗县级以上政府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全覆盖作为工作重点,通过目标管理考核、专项督查、建立律师人才库等多项举措确保工作任务落实。各盟市司法行政机关根据司法厅的安排部署,结合实际开展工作指导,引导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不断丰富服务方式,提高服务质量。一是确定新方向,采取“一对一”服务新方式。部分盟市政府开始采取市长、副市长等政府领导单独聘请法律顾问的新方式,为领导依法决策、民主决策、科学决策及制定规范性文件提供专业、高效的法律服务。

二是加大律师参与政府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处理工作力度。各地组织执业律师定期协助政府参与涉法涉诉信访接待工作,由律师直接解答来访群众法律疑难问题,提供咨询、代书、诉讼代理等服务,搭建政府与群众联系的桥梁。2014年度,巴彦淖尔市法律顾问律师参与解决各类涉法信访案件110余起,仅平息的两起土地纠纷就为政府挽回经济损失近亿元。三是充分发挥团队优势,推荐选派优秀律师事务所、律师担任政府法律顾问,为政府“急、难、长”问题及特定疑难复杂问题提供可靠的法律保障。兴安盟、通辽市等地认真推荐和选派具备较高思想政治觉悟、大局意识,熟悉政府工作、恪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的优秀律师担任政府法律顾问,发挥专业智囊团作用,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四是构建组织网络,提高法律顾问全覆盖的服务质量。各盟市司法局主动建立和加强与政府及顾问汇报沟通机制,及时掌握法律顾问工作动态,明确工作要求、有力加强了普遍法律顾问制度的组织领导和工作保障。政府顾问律师立足专业优势,积极参与政府各项工作,为推进依法行政、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悉,2014年,自治区各级政府顾问律师共为政府重大项目、决策进行法律论证208次,参与项目谈判或合同审查1851次,参与风险评估129次;对政府起草的规范性文件提出建议256次,参与处理行政复议或代理行政诉讼268件,参与处理涉法信访710件,提供法律咨询5593次;全年共提供公益性服务1107件。

目前,内蒙古自治区已将司法厅列为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的主要牵头单位之一,并将以政府法律顾问工作为突破,带动企事业单位和其他社会团体、组织普遍建立和推进法律顾问制度,建立律师法律顾问与乡镇级政府联系制度,推进政府法律顾问对乡镇级基层政府工作的全覆盖。记者史万森 张驰。

刑事代理律师,包括刑事申诉的代理律师,虽有阅卷权,但有一个致命的限制,需经法院许可。更要命的是,法律并没有规定什么情况下许可,什么情形下不许可,这给了法院太大的自由裁量。因呼格吉勒图案再审,河北聂树斌案近日再次引发舆论关注。近日,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向记者透露,河北高院以“还没有最终意见”为由,再一次拒绝其查阅卷宗的请求;十余年间递交54次阅卷请求,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推诿,其中近30次的理由是:刑事案件的申诉程序,律师不允许阅卷。对此,从法律的角度,可能会有这样几个问题:律师是否有权介入刑事申诉案件;若能介入,是否能查阅复制相关案卷材料;司法机关是否有权拒绝律师阅卷。

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辩护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合议庭、审判委员会的讨论记录以及其他依法不公开的材料不得查阅、摘抄、复制。经人民法院许可,诉讼代理人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可见,对辩护律师的阅卷权,法律保障得比较充分,不存在经法院许可一说,只是依法不公开的材料不得查阅复制。刑事代理律师,包括刑事申诉的代理律师,虽有阅卷权,但有一个致命的限制:需经法院许可。更要命的是,法律并没有规定什么情况下许可,什么情形下不许可,这给了法院太大的自由裁量。

一般而言,一、二审刑事案件的诉讼代理律师,同辩护律师一样,法院很少限制其阅卷权。而刑事申诉律师只为诉讼代理律师,不存在辩护律师一说。由于申诉案件之阅卷的目的,就是想发现司法机关案卷中的错误,从而要求司法机关纠正,因而阅卷复制被许可的概率要小得多。如果司法机关认为该案问题很大,律师找其要求查阅复制案卷,简直是“与虎谋皮”,找各种推脱,就不奇怪了。如果立法完善,即可大大制约公权力为权利救济设置重重障碍。像申诉代理律师,没有案卷在手,如何发现案件中的疑点?法律既然赋予了律师申诉代理权,为何不充分保障他的阅卷权?这样的律师申诉代理制度,又有多大意义? 回到聂树案的申诉,按照现在的代理律师阅卷权制度,法院还真有不许可的职权,但“刑事案件的申诉程序,律师不允许阅卷”怎可成为理由?“还没有最终意见”就更不是理由了。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而良法是善治之前提。期待我国的刑事制度向着给律师办理刑事申诉案件提供充分保障的方向发展。□刘昌松(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律师 代理律师 法院

上一篇: 男子谎称在合肥多建筑内置爆炸物勒索政府获刑7年

下一篇: 男子坠江钓鱼者划船搭救 两的哥也下水救人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