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政府环境风险管理存漏洞 需健全法律


 发布时间:2020-08-16 00:51:43

前几年市场好的时候,我投资200多万元在老家承包了一片地搞海参养殖,起初比较赚钱,但是最后发生的事情却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两三年前,我的海参养殖基地被当地政府征用了,但是在征地补偿款方面一直没谈拢,当时我还是血气方刚,认为政府应该给我这么多钱。后来闹得很厉害,我曾经跑到北京去上访,也去找过媒体寻求曝光,可是这些事闹下来,我和政府之间的纠纷越来越谈不拢,关系越来越僵。直到前一段时间,在一次聚会当中律师朋友告诉我说,这些事情可以走法律程序,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来解决,不论结果如何,都是一种正规正当的方式,通过法律的方式能让赢家赢得理所当然,能让输家输得心服口服,如果一味地通过“野路子”,很多时候只能让事情更僵,更加难以解决。通过法律方式,外加和地方政府的私下协商,我已经先期拿回了部分补偿款,剩下的补偿款正等待进一步协商决定金额多少,回想这几年和政府“纠结”的日子,真的非常后悔,如果早点选对了路,能更早地拿回这笔钱。

作为一名证券行业的管理人员,我也受过大学以上的学历教育,更加明白要通过法律维护自己权益的道理,但是当自己真的遇到事情之后,就不自然地在火冒三丈之后,通过各种野路子想要找回自己的权益。在实际生活中,我认识很多通过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大潮发家致富的小老板,他们很多人都是腰缠万贯却没有任何的法律意识,碰到自己利益受损的时候,或者使用暴力,或者自己忍气吞声。在我看来,与法律本身的健全相比,如何普法和用法显得更重要。刘先生(某证券公司高级负责人) 本报记者 姜宁 整理。

长沙一行业协会向企业收保证金,企业不交钱登记不能经营。此外,该协会还规定,未取得行业确认证书的建筑施工设备租赁企业,将被禁止在长沙承接该项业务,还有可能遭遇罚款。(据《新京报》) 可以强制买卖,可以巧立名目乱收费,可以掌握企业的生杀大权,称长沙的这家行业协会为“最牛协会”并不为过。究其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家协会在本质上并不具有独立性和民间性,而是和政府“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协会的领导是政府主管部门退休的领导,协会发出的通知除了加盖协会的章外,还有政府部门的公章背书。我国目前尚无专门的行业协会立法,效力最高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成立行业协会应当经其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在实际中,政府从便于自身控制或出于利益考虑,往往实行垄断政策,一地一业一会,严格限制竞争。因为有了权力背书,即使出现长沙这种“最牛协会”,企业虽抱怨不已,但顾忌其权力网络,往往无可奈何。

没有约束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比腐败本身更可怕的是,出现了腐败却没有法律来规制。在当下以简政放权为主要内容的深化改革背景下,很多政府“闲不住的手”、很多聚敛钱财的冲动,都极有可能钻法律空子,转移到政府控制之下、根本没有自治本意的“二政府”手上。因此,长沙曝光的“最牛协会”,再次显现我国制定专门社会团体法、行业协会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法无授权不得为之。只有还行业协会民间、自治的本来面貌,明确政府、行业组织在社会管理与服务中的职能,才能真正实现政府“寓管理于服务之中”,行业组织“履协调与自律自治之本”。

法律最大,无人能大过法,应是法治社会立基运行之本。没有谁能凌驾于法律之上——领导也不行。这该是“法盲”都耳熟能详的最初级司法概念了吧。但,偏有不信邪的。且看新闻——《佳木斯政府机关被曝设假警》。说的是黑龙江佳木斯:“新华视点”记者在佳木斯采访发现,这里着警服、佩警衔的机关保卫人员,大多是“冒牌货”,甚至连这的派出所也是违规私设。如此咄咄怪事,就发生于光天化日政府大院。先还别急着大惊小怪,因为更怪的还在后面:人家这假警,乃至私设警务场所,并非社会闲杂顶风作案,欺上瞒下,竟是在特定时空地域,有根有据,奉命行事的。当地解释“虽穿警服并不合法,但都有领导批示同意,警衔、警号也是公安局发的。”警衔警号,来自正牌公安系统,虽然穿戴者身份非法定警务人员……虽警察法有明文规定,警用标志、制式服装、证件为警察专用。你哪怕是机关保卫人员也不能违法穿戴,更何况佩戴唬人的真编号假警衔了。或为缓解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假戏也只有咬着牙往真里做,做戏做全套。

为解决假警执法权问题,只好扯虎皮做大旗,念咒掐诀搬来一座“真庙”来供“假神”。于是有了更不伦不类的“治安派出所”,派出所直接派驻进政府大楼。同样,设派出所需上级审批备案,而这个派出所只是几年前主要领导商定、口头宣布成立的,没批准报备。虽无法定程序,但有“领导批示”。看来,某些地方领导旨意,是远大于条条款款纸面禁令甚至法律条文。人情之外,主要拼的就是官衔、实权。有权有势官员一句话,哪怕是多年前拍脑袋的批示,作为历史遗留问题,其余威都能震慑多年。多年来遇执法整治——“拿出领导批示,给他们一看就放行了”。假警着警服和私设派出所,至少七八年了,遇过整治却未能有效取缔。现在领导虽有反思,也只是迫于舆论,口头服软,实际也未有任何担责追惩打算。因为从最功利角度看,这个不知是治安大队还是特设派出所的畸形机构,至少震慑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这些年上访告状人员增多,每年硬闯市政府就有上万人,穿警服有时还管不住呢。

”只是,每年上万信访者告状,是增加假警察就能治本的吗?这不正是舆情晴雨表、政务试金石吗?威慑恐吓永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反而会激化矛盾。曾有过更蠢的地方信访官员说过“警察不打人,那养警察干吗”的雷言,然后就没有然后——这种将民众和政府对立,甚至希望警力“家丁化”、沦为为权力看家护院爪牙的思维,连现代政治文明伦理的基本底线都不清楚的官员,哪还有丁点资格继续立足现代官场?只要设身处地倾听民意解决诉求,自然无人硬闯陈情,而这比设多少假警察都管用。□华西都市报评论员李晓亮。

环境 政府 责任

上一篇: 扫黄打非“净网”:查处198家含淫秽色情信息网站

下一篇: 交警乱收费 货车司机收集300分钟视频维权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