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收运潲水喂猪被挡获 执法部门一晚查处7起


 发布时间:2020-08-15 18:26:25

有一个涉嫌假冒他人商标进行加工生产农药的窝点,当地政府部门和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均表示没有强制执法权。执法人员和记者报警后,等了3个多小时民警才赶到现场,厂区近百名工人已经四处翻墙逃散。涉嫌假冒商标生产农药销往中部多个省 3月18日,记者接到群众反映,新乡市平原新区桥北乡李滔村西边不远处,有个假农药加工、生产、销售窝点,并假冒全国各种品牌农药,每天生产上百吨,污染严重;产品大部分销往河南、山东、河北、安徽等中部多个产粮大省,给国家粮食安全生产带来很大隐患。接到反映后,记者于当日上午进行了调查。上午10时许,记者刚刚进入李滔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农药味,从村东向西走到一个无牌厂区门口后,这种味道越来越重,刺鼻的药味让人透不过气来,而该厂区大门紧锁。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厂区内正在生产农药,他们多次反映没人管,这种刺鼻药味有一年多了,村民深受其害,寝食难安。得知记者采访,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怨声载道。记者试图进入厂区探个究竟,但遭到门卫拒绝。

采访中,记者车辆不断遭到陌生车辆前堵后追。“干什么的,转啥转,快走”,一男子不断呵斥记者,现场形势十分危险。记者看到,来自河南、山东等不少货车进出厂区,车上并有一股浓浓的农药味。执法人员报警等3个小时近百名员工翻墙逃散 为了不打草惊蛇,记者与当地相关政府部门进行联系。下午3时许,平原新区桥北乡负责环保的乡干部张传文等人来到现场,但同样被拒之门外。张传文告诉记者,他们没有执法权,违法企业不开门也很无奈。随后,在平原新区宣传部协调下,当地环保、质检、综合执法等人员赶到现场。执法人员出示证件后,厂区门卫以没钥匙为由,拒绝执法人员进入。综合执法大队张金富称,他们也没有强制执法权力,唯独公安有这些权力。乡政府、执法人员和记者随即拨打110报警电话,请求警方支援,但时隔3个多小时后,警方才赶到现场。在等待民警期间,记者在厂区后面发现近百名工人翻墙而出,四处逃散。甚至有的工人当场摔倒动弹不得,疼痛难忍。一名受伤的工人告诉记者,她来自平顶山,是厂里人组织让翻墙逃跑的,具体为什么让她跑不清楚。

下午6时,天色渐黑,厂区人员几乎逃跑一空,桥北乡派出所民警才姗姗来迟,面对记者询问,前来办案的民警表示没有接到出警。在警方多方协调之后,记者随同执法人员进入厂区,在现场即发现一名中年妇女在锁仓库门,记者随即呵斥,而诸多执法人员对此锁门的行为不闻不问,毫无反应,任凭嫌疑人员锁门逃跑。随后,记者在厂区道路边垃圾堆捡到多种农药包装袋,而执法人员表示这不能作为制假贩假的证据。同时,由于仓库都被锁上,在不确定里边是否有违法物品情况下,不能强行打开仓库门。随即,记者在厂区内四处搜索,而诸多执法人员则站在原地发呆。多方表示假农药不归自己管 晚7时许,记者发现32号仓库没有被锁上,里面存放着大量成品和半成品分装的农药,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品牌的农药商标和包装,气味刺鼻。执法人员在记者的质问下,才来到这间没有锁门的车间。执法人员表示,目前可以确定涉嫌假冒他人商标进行生产农药,具体是否构成犯罪,要确定具体数额后才能定罪。

那么,既然发现涉嫌假冒他人商标生产农药,为什么不能进行封存保留证据呢?现场几乎所有人员表示,自己没有这个权限,不归自己管。执法大队张金富告诉记者,新乡市农业局人员正在来现场路上,应该由他们负责查封。记者等待1个多小时后,仍未见到新乡市农业局人员赶到现场。此时,现场有相关人员已陆续离开。新乡市农业局牛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说:“按照国务院农药管理条例规定,农药、化肥制假归质检部门监管,我们只负责有证的农药生产企业。这绝不是我推卸责任。” 河南省质检局一张姓工作人员表示:“2001年,国务院农药管理条例修改后,无论有证无证农药生产企业,都归农业部门进行监管,质检局已经有10多年没有监管过。农药造假农业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张称,质检部门负责的是危化产品,也就说一些原料生产,如果加工、生产成品农药还是归农业部门。那么,违法生产假农药企业究竟归谁管,记者费尽周折不得而知。在采访结束时,新乡市农业局仍在查询学习条例,试图寻找到农药不归农业局监管的条例。

不过,19日上午,新乡市平原区宣传部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平原新区已经组织相关部门进行立案,坚决查处这家涉嫌违法制假农药窝点。(完)。

涉嫌超载的货车车主侯某拒绝检测遭执法人员碾死一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9日,武安市交通运输局提供的情况说明称,5月6日凌晨3时,武安市交通运输局和死者家属签订赔偿协议,向受害者支付了赔偿金。武安市交通运输局办公室主任马有芳称,全市所有治超人员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学习相关法律法规知识。在中新网记者采访过程中,据多名货车司机反映,经常有人向货车司机卖超载月票,更有“带车人”揭示超载货车如何通过治超检查过程。武安市交通运输局提供的情况说明称,5月4日晚,武安市治超执法2中队执法人员(5人)在永峰公路北新庄路段进行流动治超检查时,发现一辆装载石料的大型货车,经执法人员示意停车后,通过详细检查,执法人员初步估算约80吨,涉嫌严重超限。随后,执法人员上前要求司机出示资格证、营运证等营运手续接受检查,司机张某却说没有证件。

执法人员多次进行解释,并耐心做司机工作,但车主候某始终没有出示有关车辆证件。在没有出示证件的情况下,中队长杨增刚责令司机张某开车由执法人员引导到治超站进行过磅检测,司机张某和车主侯某不予配合。随后,车主担心车辆被开走检测拔下钥匙离开驾驶室。中队长杨增刚让其中1名执法人员将车开至治超站。此时,车主侯某上前阻其开车,中队长和另一名执法人员把候某拉到路边。当大货车刚起步时,车主候某突然跑到大货车的左后侧,钻入车下试图阻拦车辆。当发现车主侯某倒在车下后,中队长向司机示意立即停车,但车辆已经起步,侯某不幸被卷入车轮下。中队长见状立即组织中队执法人员抢救车主侯某,并拨打120,经到现场抢救的医务人员确认,侯某死亡。武安市交通运输局通过1天时间与受害方家属协商沟通,于5月6日凌晨3点,双方签订赔偿协议,向受害者家属支付了赔偿金,对方同时签订了谅解协议书。

武安市是邯郸市管辖的县级市,是晋、冀、豫三省交界地带,此地为交通要道,东南毗邻煤炭产地峰峰矿区,在加上本地铁矿较多,公路上以运输煤炭、铁矿、石料的大型货车居多。据多名大车司机和公路沿线村民介绍,经常有治超执法人员检查大型货车,只要有“带车人”打招呼,超载货车就能通过治超检查。据了解,“带车人”是一种神秘的职业。货车车主只要交给“带车人”一定数额的钱,“带车人”就能保证超载的货车不被治超人员处罚。一名姓王的“带车人”告诉中新网记者,他有过硬“关系”,主要负责武安市超载、超限的货车通过治超人员的检查,他的名下有多支车队。据该“带车人”介绍,载重70吨以下小型货车每车运输一次交60元,载重120吨以上大型货车,每车每次250元。该名“带车人”还称,遇到事情要提前给他打电话,只要给他打电话,把一定数额的现金交给检查人员就不会受到处罚。

“没我联系还不收你钱呢。”姓王的“带车人”说。对于治超人员执法过程中是否存在收取过路费的问题,武安市交通运输局办公司主任马有芳称,不存在治超人员卖月票、收过路费的问题。马有芳称,事情发生后,执法人员中的2人被公安机关拘留,但是案件没有定性,该案件正在调查中。5月5日起,全市所有治超人员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学习相关法律法规知识。(完)。

潲水 执法人员 收运

上一篇: 李怀亮收到无罪释放判决书 死者家属称继续上诉

下一篇: 惩罚诬陷者法律依据不充分 见义勇为难自证清白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