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税改革合法性被指存瑕疵 不符现代国家治理观念


 发布时间:2021-04-18 07:41:45

背景 近日,有媒体报道多个省份审计结果显示保障房空置率高,如山东1.29万套,海南9000多套,广东1.15万套,云南2.3万套……这让众多无房族大呼保障房看得见摸不着。一面是低收入群体面对高企的房价“望房兴叹”,一面却是本该畅销的保障房面临“愁嫁”,这种现象对有迫切住房需求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黑色幽默。保障房成了摆设的原因在哪里?缘何各地保障房频频上演“空城计”?本该是“民心房”的保障房为何不得民心?如何解决目前保障房的空置率?且看各方观点。保障房≠房地产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 唐钧 保障房建设是政府本身的责任,有必要建设,但是保障房不应该和房地产混淆在一起。与养老、医疗一样,保障房是用来满足老百姓的基本需要的。

导致保障房空置率高最主要的因素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并不是真想用保障房解决居民的住房问题,而是在敷衍。在一些地方政府眼里,保障房建设会影响当地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另外,保障房的配套生活设施,如交通、学校、商场等情况较差,也是导致保障房“有房无人”的主要原因。这些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是“忽视”,而是故意。保障房空置的责任,主要在地方政府。政府应该承担起空置的责任。因为在政府做出保障房的规划时,其命运几乎就已经决定了。保障房没人要,正符合一些地方政府的逻辑:以后应该少建乃至不建。弃保障房促租赁房 ■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房地产分会会长 陈宝存 保障房出现严重空置现象,地方政府的责任固然不可回避,但根本原因是,现行保障房政策不符合经济发展状况。

地方政府承受的高压导致行为异化,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当地方的财力不足以支撑过高的指标任务时,就会出现面子工程,敷衍了事,甚至出现用建设职工宿舍来填充保障房建设的指标。此外,不需要保障房的地区,仍然获得了建设指标,建设之后出现大量空置也不足为奇。对于目前的保障房空置现象,应转换保障房思路,大家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保障房政策的推行压力实质上落在开发商身上,因为主要是开发商建设保障房。偏远地段小区条件不完善,没有医院、商场、学校等必备设施,开发商基于商业考虑,不会自行配套。这些情况短时间不可能改变。只有当经济进一步发展,随着城市不断扩大,等到周边设施的配套完善,保障房才能宜居,发挥其价值。想通过保障房的建设来使房价回归不现实,所以目前应暂时搁置。

解决当前住房问题,应该放弃保障房思路,促进租赁市场发展。应将政府的投入改成货币补贴,针对困难人群,可以给予租赁补贴。城区用于租赁的房源并不少,而且有产权的保障房也可以用于公共租赁,推动租赁市场发展,这是现实可行的。公开申请人信息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问题专家 夏增民 要想保障房配给得到很好落实,信息公开很重要。目前,保障房配给信息不公开,管理混乱,应该享受保障房的没有享受,不需要保障房的反而享受到了,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针对现状,要考虑房价市场化和信息公开化,通过市场杠杆,使房价回落到合理的水平,通过公开入住保障房的个人申请信息,让社会监督,这才是根本有效的措施。此外,还需要在技术上提供支持,如把住房等信息联网,可以联网查询个人拥有多少套房屋,这样能在很大程度上杜绝部分地方的腐败行为。

此外,政府还应开放媒体和公民监督,让舆论监督发挥更好的作用。完善制度体系 ■华东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龚秀全 保障房空置,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政策设计者与民意的差距。除了配套措施和购买力的因素外,更大的原因在于考核保障房建设时主要的依据仍是数量,这导致很多地方滥竽充数,需求与供给严重不匹配。解决保障房空置率需要打开天窗说亮话,从制度上和政策上明确责任,比如首先,确定居住人群,保证每个人有房住,而不是拥有住房。其次,大力发展廉租房,让老百姓住得起房,有房可住。再次,国家要制定合理的政策,完善保障房建设的法律体系,用法律的形式明确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的责任和义务,建立起长期、稳定的监管机制。

同时,对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分配、消费等环节加以规范,明确各级政府的责任目标,加强监督等,把入住率、空置率纳入考核体系,让老百姓提意见,敢于监督。此外,真正惠及到百姓是政策的执行能力,只有政策执行得力才能真正惠及百姓。记者 田珍祥 实习生 鄢思玮 卢静。

【导读】发改委报告: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今天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报告说,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改革开放力度加大、转型升级扎实推进、民生保障继续加强,但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部分行业稳岗就业困难较多。发改委的报告让我想起了今天看到的另一则新闻,近期多个地方政府酝酿上调基准地价,而地方债务偿债压力是提高基准地价的重要原因。很多人担心,地价上涨将进一步推动房价上涨,而且如果地方政府过于依赖推高地价来填补债务,将引起其他相关行业跟涨,无益于实体经济。看来发改委和普通民众都有一样的担心,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地方债问题严重显然加大了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也使得一些地方政府很难摆脱“以房为纲”、“以地生财”的土地财政模式,偿还存量债务和筹集基建资金是多地准备提高基准地价的深层次原因。至于地价上涨会不会马上传导到房价,也有观点认为,基准地价上调或下调,对市场影响非常微小。但是,眼下房价反弹压力非常大也是个不争事实。那么,对于发改委的担忧该如何解读,有没有破解的方法,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对此发表评论。

关于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报告说,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部分行业稳岗就业困难较多,这几句话是不是概括了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 向松祚:报告里面所提的这几个问题,确实是我国宏观经济层面所面临的比较突出的矛盾,最核心的是财政收支矛盾加大,这是现在在中央层面的宏观经济调控最麻烦的一件事情。财政收入增速的大幅放缓已经是长期的趋势,短期之内财政收入很难再回到一个两位数的增长,甚至可能马上就会跌到5%以下。但是财政的开支在我国目前的价格下,依然非常有刚性,所以现在实际上有很多的地方政府已经出现了“硬赤字”,财政收入已经完全不能符合基本的财政开支。深入来看,我国经济所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是制造业的问题,特别是很多制造业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盈利能力大幅度下降,企业经营严峻困难。在这样背景下,基本的财政收入下降才导致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很多地方政府对于中央调控房地产的一些政策属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使得房产仍然在很多城市爆涨,导致了很多其他的问题。未来一段时间宏观调控的形势是否依然严峻,依然要稳中求进? 向松祚:现在的宏观调控陷入到非常困难的境地,财政政策上所能采取的手段已经非常有限了,比如过去要稳增长,稳投资,稳投资就要上项目,但是现在上项目面临资金困难?地方政府本来已经负债很高了,不可能再大规模从银行取得贷款,也很难大规模通过第三方融资解决债务,现在卖地还能支持地方政府去搞项目吗?卖地的这种冲动是非常强劲,但是可卖的资源越来越少。

另外,货币政策正是一个大麻烦,上半年银行贷款的增长速度,特别是社会融资的增长速度非常高的,社会融资增长已经超过30%,但是制造业、民营企业仍然在拼命的叫苦,所以结构性的矛盾不能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必须从长远思考。由于楼市的持续回暖,最近关于房价反弹的担忧很多,多数人预测至少今年下半年楼市将继续保持升温态势。近日,很多地方政府因为偿债压力要提高基准地价的消息更加重了人们的担忧,基准地价的提高要马上导致房价进一步上涨吗? 向松祚:中央政府,包括发改委、国务院、住房建设部应该深刻反思,调控这么多年为什么这些一线城市越调价格越高呢?今年两会期间,住建部的部长已经向全国人民做出了军令状,称国五条出台,今年房价必降。到今天,已经过了三个季度了,房价仍然在疯涨,到底是什么问题?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方向从根本上已经搞错了,大家一直在拼命的遏制刚性需求,调控投资需求。问题是在经济非常萎靡、股市又非常萎靡的背景下,老百姓自然想到的投资渠道就是买房,越压制这种需求,提前释放的冲动就越强烈。地方政府的卖地的价格越来越高,卖地的收入到底干嘛去了?谁也不知道。中国财政最大的黑箱就是卖地的收入,客观上推高个房价,进一步促使老百姓投资,形成了恶性的循环。

与此同时,中国房地产现在危险的信号已经开始显现,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出现了两级分化的态势,一方面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的房价仍然在上涨,二、三、三四线的城市出现了房子严重积压,房价大幅下降,甚至出现鬼城的情况。媒体报道,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今天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时,双双提到“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房产税的全面推开是迟早的事,向松祚判断,房产税的推广应该会加快。向松祚:这个“加快”主要不是遏制房价,遏制房价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现在财政收支的矛盾越来越突出,需要开辟新的税源和新的税种。房地产存量如此庞大,大家会想到如果再通过房地产开辟税源、税种,可能是为了增加政府财政收入比较好的办法。短期之内如果要想控制住房价,核心还是土地政策和房地产供给政策,这两个政策始终没有理论,而且也没有真正实施下去,这才是造成房地产价格一直调整不下去最核心的原因。

行政 税收 地方

上一篇: 楼市时隔六年再遇窗口期:将迎来第4轮刺激政策

下一篇: 海南建筑监管信息平台明年开通 2014年投入使用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