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阿拉街道办对违建零容忍 将拆除7处违法建筑


 发布时间:2021-02-25 09:41:37

房展会里,价格是“主角”,每个展位前都少不了询价的人群。“房价怎么还不降?”“现在什么都在涨,人工、建材也在涨,我们的成本压力很大。”在房展会,这样的对话是最经常听到的。真的是这样吗?记者找到几位业内人士,进行了求证。建筑成本2400元/平方米 张女士从事了20多年的工程造价工作,最近,她刚刚做了一个项目,每平方米建筑成本为2400多元,这包括了土建、电气、水暖及人工费用,其中,近年来涨幅很大的人工成本占1/4。张女士说,10年前,建筑成本大约1000多元,2010年,攀升至1600多元,去年,建筑成本达到今年的水平。比起建筑成本,房价 “跑”得要快得多。记者向另一地产商求证,得到了相似结论:建筑成本大约为房价的1/5至1/6。对于商品房而言,成本还包括管网配套、绿化和土地、财务、税收。后三项可占到成本的60%以上。由于不同设计要求,每个楼盘建筑成本差异很大。但总体来说,价格越高的楼盘,建筑成本对房价的影响就越小。房价的制定主要取决于市场的“冷热”,建筑成本上涨往往只是房价上涨的借口。这就好比,对于奢侈品而言,制定售价的各种因素中,原材料的涨跌只起到很小的作用,因为售价总是远远高于成本。建筑商分担建材上涨压力 据业内人士介绍,80%的开发商都会将工程承包给建筑商,而建筑商能否中标的关键因素是其垫付资金能力,垫付内容包括建材和人工所有的建筑支出。

比如,A建筑商承诺可以垫付至封顶,而B建筑商只承诺垫付至第4层,那么,A建筑商就有了绝对的胜算。一位建筑商对记者说,近两年来,随着市场的规范,建材供应商很少赊账。而建材价格虽整体呈上升趋势,但一年内都会有着很大的波动,这个风险也常常是由建筑商来承担的。80%的建材价格都是在合同中设定的,低了算赚着,高了就得认。这样,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处于上游的建材价格对房价的变化十分敏感,而房价对于上游的建材的涨跌却有些“冷淡”。这至少说明,二者的利润空间不属于一个阶层。(记者 李楠)。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位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北辰办事处环城北路8号福泰居的一堵围墙砃然倒塌,当地有关部门联合执法强制拆除一非法圈地围墙,群众拍手称快。今年3月29日,广安区北辰办事处环城北路8号福泰居2栋1单元102号户主杨某,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在本人住宅后的公共空地(不属于绿化带)上修建了两堵围墙,其中一面长18米,另一面长13.31米,间距10.5米,高度均为2.7米,各留有门洞一处。新修围墙与原有小区围墙、本人住宅外墙相连,圈占公共空地160平方米。围墙建成后,引起了周围居民的强烈不满,举报到了市城市执法局。市执法局接到举报后,分管副局长蒋波庚即批示城北分局迅速查明事实真相,若属实严肃查办。随后,城北分局工作人员与北辰办事处有关人员一道深入现场进行了调查,并制作了现场检查(勘验)笔录和询问调查笔录,认为杨某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其他相关手续的前提下,擅自占用公共空地,修建围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为维护法律的严肃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条规定,下发了《责令改正通知书》,限其4月5日前改正其违法行为,对其违章建筑进行限期拆除。

杨某在收到《责令改正通知书》后,毫不理睬,5月5日,城北分局工作人员再次下发《责令改正通知书》,杨某依然我行我素,拒不纠正。6月2日,广安市广安市城市执法局城北分局联合广安区区公安局、国土局和北辰办事处的干部进行联合执法,强制拆除了非法圈地围墙两堵。(完)。

阅读提示近来,多位市民致电大河报反映,老鸦陈村附近拆迁,像奥斯卡战争大片,乌烟瘴气,无任何防护措施。昨天,郑州市扬尘办拟对其开出一次性20万元罚单。[现场]城中村街道上演“战争片” 昨天上午,记者沿江山路向北走访,只见江山路两侧,绵延1000余米的围挡后面,裸露着大片拆迁留下的白色石块。大风吹过,一阵灰土从脸前飞过。在老鸦陈服装市场两米宽的街道北侧,一台大型钩机正挥舞着10多米的摇臂,拆除一个7层楼房,楼顶的砖头“呼隆隆”地滚落到街道上。此外,江山路西侧,一5米高的楼房,两台钩机正在楼顶施工,钩机每砸碎一块楼板,灰尘便旋起一个圈儿,随风飞入城中村。

在两处施工工地,记者均未发现任何洒水、防尘设施。记者在现场发现,拆迁楼房仅限于江山路两侧,深入城中村楼房并未动工。虽工地在拆迁,但城中村的人们仍若无其事地穿梭于废墟中。四周并未发现任何安全标志和警戒线。“前些天,拆迁工地就像战争大片一样,乌烟瘴气、浓烟滚滚。”市民毛先生称,当时,他正在城中村街上吃小吃,突然“轰隆”一声,钩机将楼顶拆除,尘土飞扬。“我的饭荡了一层灰,没吃就走了。”毛先生称,他租的房子正好挨着拆迁工地,10月中旬以来,窗户每天都蒙一层灰,“早上,我好奇摸了一下,玻璃上荡的灰有3厘米厚。

” [处罚]扬尘办开出20万元罚单 对此,长兴路办事处有关方面负责人郑永青受访时表示,该处拆迁工地系江山路拓宽改造及景观绿化工程项目,江山路(北三环至连霍高速段)沿线均要完成拆迁改造。工地一共配备5台洒水车,“这几天,风太大,才会出现较大灰尘。”郑永青说,拆迁后的建筑垃圾,他们将采取现场粉碎再利用,因此,他们并未对裸露的建筑垃圾进行清运。对此,郑州市扬尘办负责人刘献强表示,此前,他们已接到市民对该工地的多次举报,两次对该工地下发整改通知书,对惠济区政府给予2次共计20万元的财政扣费。

昨天,刘献强再次赶至现场,对该工地下发第三次整改通知书,并拟对其下发双倍处罚,一次性共计20万的处罚单。[追问]是否因不扣办事处钱而屡次不改? 郑州市扬尘办已对该工地处罚了两次,为何仍不整改?“我们区曾3次通知长兴路办事处参加建筑工地防尘会议,他们都不来参加。”对于长兴路办事处的整改态度,惠济区建设局副局长张中枢表示不满。昨天,有市民提出疑问,工地扬尘,处罚时扣的是区政府的财政资金,长兴路办事处是否因不扣自己的钱而无所畏惧?对此,刘献强表示,按照程序,他们对扬尘工地所在区政府进行财政扣费,区政府再对所在办事处实行财政扣费。

但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这两笔被罚的财政扣费,全由拆迁企业垫付,因此,长兴路办事处才对罚款“有恃无恐”。“完成一整套防尘、安全防护设备将近100万,处罚一次才10万,最多处罚四次,他们宁愿被罚,也不愿整改。”该知情人士说。对于企业垫付处罚费的说法,长兴路办事处有关负责人予以否认。

建筑 街道 办事处

上一篇: 绿地执行副总裁:用湖湘文化打造溁湾镇商业业态

下一篇: 银川市房地产市场出现价升量降趋势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