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7个城中村完成回迁 经开区城改掀起回迁热潮


 发布时间:2021-03-03 04:49:47

25日上午,康馨雅苑和滨河新城两处经适房开始选房。25日至27日,共有1037户入围家庭选房完毕,28日还将有239户进行选房。据了解,康馨雅苑小区此次推出3、4、5、12、13号楼,滨河新城小区此次推出B1-B4,B6-B11号楼,房源面积多为七八十平方米。康馨雅苑经适房销售商金知业销售公司总经理助理苏学锋告诉记者,工作人员提前一两天电话通知选房者确认选房时间,“今天早晨先开始核查身份,让选房者进入待选区,按照摇号顺序排队后,等待正式选房。” 据了解,此次选房出现不少选房者本人不能来的情况,苏学锋告诉记者,早在电话通知时了解选房者情况,“可以让与选房者有亲戚关系的人带着相关证件来替他选房。” 25日上午8时,记者来到位于丹阳路天华领秀城售楼部的康馨雅苑小区选房处,看到等待选房的入围家庭已经排起长队。

记者注意到,大部分家庭已经提前观察好了房源,有些家庭甚至做了十几个房源的预备选择,“每个人都有一本选房手册,早就开始研究了。” 据介绍,选房家庭可在待选区看到被选房源,已选择的将被贴上红点,未贴红点的房源才可选,让选房者了解选房情况。进入选房区后,每个家庭都有3分钟的选房时间,再进入登记程序。25日至27日,康馨雅苑经适房成功选房505户,有三户家庭因不同原因未成功选房。滨河新城经适房成功选房525户,有四户家庭未能成功选房。此外,28日,康馨雅苑排序号509-748号进行选房。选房者司蕾:之前没摇上号,这次博得“头彩” “跟着婆婆住了20年,终于能有个自己的家了。”康馨雅苑经适房摇号时摇到1号的司蕾早早来到选房地点,“女儿都上小学了还跟我们夫妻睡一个屋,房间只有十几平方,也放不开两张床,只能让女儿和我们睡一张床。

” 摇号时得知每个入围家庭都能有套经适房,让司蕾大大松了口气,“之前摇了几次都没摇上,每次都抱着期待去带着遗憾回,这次太好了,能放心了。”更大的惊喜在后面,刚一开始摇号,司蕾就发现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位,这下不仅确定自己能住上新房子,还可以选一套中意的。25日一早,司蕾和婆婆来到丹阳路天华领秀城售楼部等待选房,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等待,司蕾终于进入选房处,第一个选到中意房子的司蕾,立刻跑到登记处办理手续。“5号楼户型比较大,有80多平方,我选的这个采光也很好,现在就剩凑够房款,我们就等着搬家啦。”司蕾高兴地说。选房者陶敏霞:房子是选上了,房款让人忧愁 记者注意到,许多已经选好房的家庭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一起聊了起来,他们聊天的中心大多是房款,“使劲凑吧,借一圈再借一圈,能借一点是一点。

”一位早就选好房的市民告诉记者。“还有5天时间,坚决不能放弃,这是最后一步就能住上新房了。”陶敏霞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已经选好了房源,但心里又是喜又是忧,最大的担忧就是房款。据了解,在领取确认单、交款账号并交纳核准通知书后,选房者要在5日内交纳房款,逾期视为自动放弃购房资格。不仅仅是陶敏霞,很多选房家庭还没有凑够房款。“首付暂按每平方米1200元收取预付款,按84平方米的面积就是100800元,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太困难了,现在才筹到7万多,还是已经把亲戚朋友借了一圈的。”(记者 陈晨)。

对暗藏诸多安全隐患的“城中村”,“拔点”是比较彻底的做法,但成本很高,推进不易。那么,在无法迅速全部“拔点”的过渡时期,“城中村”的环境应该如何治理?又该如何守住底线,给居住其中的人以基本的尊严和安全感? 20多个垃圾桶,曾一夜间消失 位于浦东新区东部的合庆镇勤奋村,刮什么风会来什么味道,村民都一清二楚,臭的是养猪场味道,酸的是化工厂味道……由于大量工业和生活污水排放,一些河道已变成鲜绿色,污泥见底。河边、林间和居民区中,小作坊小工厂毫无秩序地出现在各个角落。这里的村民盼整治已盼了许多年,由于许多问题积重难返,整治正在极为艰难地推进。位于宝山区大场镇的红光制革厂,占地约84亩,已不再进行生产,厂区被分割出租,目前有签约租赁户40余家。同时,厂区内还存在群租楼、食品加工点等,形成典型的“厂中村”。说起被市民投诉的“环境问题”,红光制革厂工会主席周维宾倒起苦水:“我们曾经在厂区内放置了20多个垃圾桶,竟然一夜之间消失了!全部被人偷走。

”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类似这样的“城中村”、“厂中村”,由于牵扯的利益面广,相关部门的管理难度较大,很多企业主也没有承担起应有的管理责任,加之其中人员流动性大、素质不高,环境水平也就每况愈下。不仅是卫生问题,一些“城中村”,还是“问题馒头”、“毒罐头”等来源地,却监管困难。某区“城中村”暗藏地下加工点两三千个,但是食药监部门专职人员只有3人,悬殊很大,因此在管理类似问题时,大多聘用编外人员。比如闵行区聘请3000多个编外人员,集中对“城中村”无证经营、地下加工等进行管理,虽形成一定威慑力,仍无法实现根治。“都躲在犄角旮旯的地方,常常晚上生产,防不胜防。” 一位住在“城中村”的外来媳妇曾跟记者抱怨:“钱少,只能在这里租廉价房。可环境真差!我还是想活得有尊严一点,有安全感一点。” “应付式管理”带来“眼前亏” 2013年底,某“城中村”发生火灾,由于村道路两旁布满了违章搭建,消防车无法开进,延误了灭火时机。

这次火灾之后,“吃了亏”的村镇开始重视这一问题,花力气拆除了村内道路两旁的违章建筑,尽可能留出宽阔的空间。但是,一些还没吃“眼前亏”的村镇,对这样的问题仍置之不理。一位相关职能部门领导认为,这种“应付式管理”产生的根源,是对“城中村”的认识和态度不到位。不少村镇领导,因认为“城中村”迟早要“拔点”而缺乏管理动力,愿意花力气在发展村镇经济上,却不愿意在“城中村”治理上多耗精力。而无论是人力管理还是环境改造,都是需要资金投入的。然而,“城中村”却正是火灾、犯罪、食品安全等诸多隐患之所在。单从硬件条件看,“城中村”绝大多数民房建筑质量差、无工程质量监管,防火间距远达不到要求,且村内布局杂乱,充斥流动摊贩和违章搭建的摊点,活动板房材料容易燃烧。台风天里,晾晒竹竿等摇摇欲坠,可能造成人员伤亡。“很多‘城中村’内,住宅空间狭小,液化气瓶就放在床底下,那里的人时刻与危险相伴。

” 因此,相关部门树立底线意识十分重要。宝山区顾村镇顾村工业园区,一片热火朝天搞建设的喧闹之中,有一处曾经嘈杂混乱、如今安宁有序的“城中村”——星星村。记者了解到,星星村已投资100万元,8月底完成消防管道设施的安装。星星村党支部书记秦国忠说,“村里道路狭窄,消防车无法进入。从几百米开外的河道取水,则会延误灭火时机。等设备安装完成后,每50米就有一个消防栓,防患于未然。” 曾经占地11亩的华南集贸市场,是南大村范围内唯一一个集贸市场,本与南大村租约签至2019年。然而,当发现该市场管理混乱,存在消防安全隐患时,今年上半年,该市场被关停,目前已拆除。面对乱设摊问题,大场镇正在为摊主们寻找一个集中的地方,进行安全规范管理,满足过渡时期群众基本需求。“人的生命高于一切。‘厂中村’、‘城中村’,不管是短期内不能拆除,还是明天就要拆除,都要守住安全底线,不可任其自生自灭。

”宝山区大场镇镇长刘建中说。加大发现机制,让公众参与 对地方而言,拆除改造,是根治“城中村”的最佳方法。然而,简单的一个“拆”字,背后是巨大的改造成本掣肘。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周建明等曾对沪上“城中村”治理进行专题调研。调查发现,目前已经城市化地区的“城中村”,平均每户农民宅基地动迁成本达三五百万不等。再加上镇域内可供“招拍挂”的土地资源基本使用完毕,镇级财力增长有限,资源严重不足。对不少村镇而言,大量的资金缺口是“城中村”整体改造的主要瓶颈。一时拆除不了,而治理“城中村”、“厂中村”又遭遇困难重重。但办法总比困难多。记者最近在红光制革厂看到,如今厂区内道路整齐干净,汽车规矩停放。小广告、生活垃圾悉数不见。红光制革厂厂长金明财表示,已连续很多天都在厂里巡查。就在最近,又关停了两家非法企业。现在厂内有3人专门做保洁,每天要打扫好几趟。一家食品企业主告诉记者:“我们就要搬走啦,新址已找好。

” 2013年,闵行区许浦村启动无证经营整治,对部分市场需求大、运营相对规范、安全风险可控的无证商铺颁发“临时证照”,以此将部分“灰色地带”纳入正常监管。该制度实行后,占道经营的现象大大缓解。对于许浦港黑臭污染问题,闵行区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区里的综治办、人口办、规土局、水务局、安监局、城管执法局等职能部门都去过现场,整治方案由多部门配合联动进行。目前准备先拆违再清淤,先解决河道黑臭,然后陆续推出一些长效治理措施。” 奉贤区奉城镇蔡家桥村,村党总支与镇安监大队形成共建共治联动模式,把安监大队人员配置到网格中,充实网格整治力量,并组建了一支党员志愿者服务队,实现道路两侧专人管,河道保洁专人抓,屋前宅后专人盯,各司其职、多管齐下、奖罚分明,环境卫生显著改善。大场镇镇长刘建中认为,对于“厂中村”或“城中村”的环境治理,“加大发现机制,让更多公众参与”也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可通过有奖举报,加大对卫生死角的检查,坚决取缔非法食品加工,增加网格化巡查力度等,让大家互相监督,提高违法成本,逐渐形成倒逼机制。有专家指出,尽管人的素质提高需要时间,但倘若相关部门都将监管这根“弦”绷紧了,并抓好长效社会治理,守住安全底线和整治环境问题,应该可以做到。

村民 选房 城中村

上一篇: 登汤臣一品观日食奇景?沪楼盘推销搭日全食风潮

下一篇: 2014上半年53家房企售额超过50亿 分化趋势明显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