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土地市场持续升温 前5月出让金接近去年全年


 发布时间:2020-11-25 16:20:16

据经济之声《交易实况》报道,今天二三线房地产股受到资金的追捧,得到了一个反弹的效果,其中华夏幸福、招商包括金地,包括二三线的地产荣盛发展也是表现的都不错。对于地产后市如何来看待?华龙证券高级投资顾问文育高做出点评。文育高:本轮市场的调整源于银行和地产的下跌,我们可以看到以权重股为主的沪综指走势偏弱,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政策的不确定性,也就是市场对于未来房地产政策的走向可能还是偏紧的判断,银行和地产受到了资金相对的打压。但是从近期来看,市场在经过调整之后尤其是银行和地产的一些权重股近期走势已经偏稳健了,比如万科、招保万金这些一类的房地产股票失地已经基本被收复了。我个人觉得,房地产政策面是向下的,也就是说对于打压的状态不会改变,但是对于房地产股票可能是向上的走势,主要的逻辑判断就是从一季报地产公布的数据来看,像万科、保利甚至金地甚至招商,它们一季度销售的数据,基本上已经完全锁定了2013年业绩的增长,这类股票在今年业绩高速增长已经成为一个大概率。

今年以来楼市下行和销售萎缩也使房企预期转向,拿地节奏大幅放缓。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在对万科、碧桂园、远洋地产、华润置地等20个标杆房企的土地购置进行统计后发现,这些企业的土地购置总额连续多月锐减。4月份至6月份,连续3个月不足200亿元(人民币,下同)。而7月份以来,这20大标杆房企拿地合计不足90亿元。从企业来看,7月份,仅万达、中海与保利等企业有小笔拿地,万科、融创、远洋等企业已经多月未现身土地市场。这一数据远低于土地市场活跃的2013年。当年6月,这20家房企拿地总额超过400亿元;去年12月,20家企业拿地更是高达870亿元,突破单月记录。

土地一般被认为是房地产市场发展的风向标,房企拿地节奏的快慢也反映了企业对后市判断是否乐观。近月来,土地市场由热转冷,“底价成交”成为主旋律。在土地市场中扮演主角的房地产企业也显现出愈加谨慎的态度。许多房地产企业上半年的业绩下滑是其态度转向保守的原因之一。据统计,目前117家在A股上市房企披露了一季报及业绩预报。受毛利率下滑等因素影响,有61家公司业绩利润出现同比下滑或亏损。117家房企的合计净利润为96.49亿,相比2013年同期的127.36亿,下调幅度达到27%。上市房企之外,还有一些中小房企受到这轮楼市降温的影响,资金链紧绷,可能再现一波破产倒闭潮。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从目前市场趋势看,下半年房企拿地有可能继续萎缩,企业或全面进入保守状态,以加快销售为重点。(完)。

房价丝毫没有下降的苗头,在中央企业大举收购土地之后,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长期看,我国正处于加快发展的过程中,土地日益稀缺,商品房的价格还将上涨,区别仅在于“正常上涨”与“非正常上涨”。而中国社科院最新推出的《住房绿皮书》中,则认为由于地方政府的扶持政策将陆续推出,多个沿海城市的“土地价值潜力”高于全国水平,这些城市的地价将继续上涨。虽然消费者和各路专家对房价走势的争论早已展开,但在调控政策之后,政府部门力挺房价、地价尚属首次。政府高调力挺房价,无非是期望房地产业能一如既往,重新成为启动内需的火车头。遗憾的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房价上涨与购房者的持续收入能力下降趋势,将成为房价透支经济增长动力的最大悖论。这意味着,倘若房价继续上涨,将延缓经济复苏的步伐。

无疑,在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背景下,我国率先恢复经济增长的成就举世瞩目,但稍加分析就知道,自2007年后推出的一系列房地产市场调控措施,遭遇金融风暴以及结构调整的双重冲击被迫中断,这一轮房价上涨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在经济低迷之下,国家推出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所带来的泛滥流动性所致。值得忧虑的是,当前的增长动力80%来自投资。在整体宏观经济仍然低迷,消费迟迟得不到拉动,庞大的过剩产能找不到消费者的情况下,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却一枝独秀。这一现象本身就足以说明:旨在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和经济长期景气的政策性资金,被大规模地用于抬高商品房和金融产品价格,形成透支居民的消费能力和经济发展可能性的经济泡沫。更值得忧虑的是,在结构性扭曲尚未理顺,房价仍然没有调整到位的情况下,仓促放松“二套房贷”的限制,释放“调控结束”的信号,将为银行信贷带来重大风险。

至于“土地价格潜力”,不过是“城市化率提高将极大地刺激住房需求”的另一种表述。一直以来,国际上不少城市通过城市化拉动房地产业发展的经验,成为中国专家嘴边的金科玉律。但必须看到的是,在城市对外来人口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方面的歧视下,经济增长和人口扩张并不一定带来住房购买力,更谈不上购房之后的一系列消费需求。根据本报珠三角五城市调研,在民工荒的背景下,广大外来工的议价能力提升极其有限,大多数外来工的收入仍旧只有一千多元。在剔除了包吃住即住房消费为零的样本后,外来工的住房消费占收入的20%,试问在这样的收入水平上的“城市化”怎么可能为房价上涨提供支撑? 房地产当然应该成为刺激消费的主要动力,但前提有三:一是房地产市场的供求结构调整到位,二是地方政府的土地供应制度改革到位,三是城市化进程中的歧视性政策被彻底废除。

显而易见,在金融危机冲击下,房地产供求结构调整远未到位,最明显的例子是中小户型住房和保障性住房尚未大规模上市。可见,此前出现的房价下跌,仅仅是出于市场对政策因素的预期,而并不是出于政策因素真正发挥作用。而在土地供应制度方面,无论是地方政府按计划大幅提升土地供应,还是严肃治理囤积土地的政策,都未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很好的贯彻。特别值得警惕的是,有关部门又再次提出收紧土地供应来治理囤积土地,这无疑只能为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哄抬地价提供最佳的借口。必须再次强调,房地产事关民生根本,牵连经济大局,绝不能以工具性目标为驱动力,通过透支经济增长动力的方式仓促启动,否则纵使房价如愿上涨,也只能掩盖深层的结构性矛盾,挖空经济健康增长的基础。(南方都市报社论)。

土地 市场 楼面

上一篇: 三成房企资产负债率跃80%红线

下一篇: 上海西部商业地产快速崛起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