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小区违建率高达九成 城管物业多次整治仍难阻止


 发布时间:2020-09-29 15:06:27

市政府修改政府规章:查处违法建设,由规划、城管、水务、园林、交通5家负责,调整为城管一家负责。昨天,青山区城管通报新规后的首例“改房屋结构”案件。当天,记者来到青山区新长江香樟林小区,在该小区3号楼架空层看到,一处墙壁尚未完全拆除,这面墙,是开发商自己加上去的。5月,业主们收房时发现,小区4栋住宅楼的架空层变了样,开发商将其改造成房屋。一位业主于6月初向国土规划部门打了一个非常“专业”的投诉电话,反映架空层被改建的情况。国土规划部门调查发现,今年5月份,开发商未经批准,将4栋住宅楼第一层绿化架空层局部封闭,拟作他用。对于架空层改建的问题,国土规划部门只是确认了其未经审批的事实,至于具体处置到底是由房管部门还是城管部门负责,根据我市已有的机制,尚未完全厘清。

鉴于此案的特殊性,由区监察部门牵头,召集多个部门会商,最终决定由城管部门以违建为由立案查处。经城管部门勘验,小区1、2、3、4号楼架空层4处围合,建筑面积达420.11平方米,开发商称拟用于小区物业管理办公室、警务室、棋牌室等昨日,开发商已经将违法建筑自拆完毕。

海淀区 继回龙观社区发起顺风车高速路免费试点活动后,昨日,顺风车走入海淀区世纪城小区活动启动,世纪城成为北京城区内首个公益顺风车活动试点小区。世纪城去往中关村、五道口、国贸等7个方向的路线成为此次活动的试点路线。为了方便参与顺风车活动的世纪城业主和乘客联系,主办方为此次活动专门开发了短信及微信平台。据顺风车发起人王永介绍,通过前期走访调查,将从世纪城去往中关村、人民大学、上地、五道口、西直门、国贸和五棵松的7个方向的路线作为试点路线。王永说,这些线路只是目前的安排,“之后我们还会根据业主参与的实际情况不断调整、增加路线方向,满足大家的出行需求”。针对顺风车安全性的问题,王永告诉记者,顺风车活动有实名认证、保险和协议三种方式保证安全。

建立实名认证体系,加入顺风车活动的车主和乘客需要进行实名认证;认证成功以后首次在顺风车平台上配对搭乘成功的用户,将免费获得由中国太平洋保险赠送的保额为3万元的意外伤害保险;车主和乘客需签署一份电子搭乘协议书,其中包含出现事故时的责任划分及可能出现的法律纠纷的解决内容等。王永说,他想在小区设立搭乘顺风车站牌,发动更多人参与。他们将会提供各种车贴、海报,为小区定制短信微信平台服务。被问及在回龙观试点顺风车免收高速费的情况,王永介绍,他们已将试点结果报给市政府了,目前市政府正在研究是否在全市推广,但政策是否推出、何时推出、力度多大,他们正在等待答复。“我期待政府能够推出这样的政策,希望车主在提供顺风车的活动中能够享受到实惠,促使车主坚持下去。

” ■“顺风”方法 编辑短信“世纪城”首字母“SJC”发送至1066958800,根据系统的回复进行操作,寻找同路的朋友。同时可添加微信公众账号“世纪生活”,世纪城小区的12个园区出入口主干道旁设有“顺风车车站”,小区车主与乘客可在此集结搭车出行。(实习记者樊瑞)。

本报讯(记者张硕)“这里修了得有一个多月,上个星期填平了,前两天又给刨开了。”看着楼下刚被填平的大坑,居民陈先生不悦地说。前天,记者在现场看到,海户西里34号院1号楼与洋桥大厦之间的小区道路,被刨开了一个约3米见方的大坑,四轴挡着栏杆,几位身着反光坎肩的工人正在干活,大坑挖了约有两三米深。这个大坑所在的小区道路不过三米多宽,大坑挡住路,只剩下不到1米宽的路。楼下乘凉的一位老先生说,一个多月前,这里地上冒臭水,从此开始修理,修了少说得有一个月。上个星期,路上的坑填平了,大家都以为修好了,没想到又刨开了。小区里路不宽,司机开车到这里发现路不通,还得掉头回去,“别看距离不长,早晚高峰跟它着急,还是挺上火的。”陈先生说,“现在还有人把这条路当成了断头路,大坑前成了停车位。”而刚修好几天就又刨开的行为,也让居民们很不理解。现场抢修的工人说,修好后的排水管由于沉降等原因再次损坏,因此他们只能刨开重新铺设。工程前天下午完成,地面被恢复成原状,居民们的汽车已能恢复通行了。

、文并摄 J233。

旗杆小区原址上正在修建商品房,开盘价格每平米4000元以上。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 7月16日早晨8点10分,北京某单位门前,7名来自江苏泗洪青阳镇的中年男女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农药瓶,喝下农药,随后被送入医院抢救。上述喝药者的亲属告诉新京报记者,这7人在泗洪的房产遭遇拆迁,他们认为拆迁补偿不合理,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未得到回应,在房屋被强拆后,他们决定喝农药,以期引起媒体关注。为了规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活动,维护公共利益,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2011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收补偿条例》)颁布实施。新京报记者在泗洪的调查中接到多个镇拆迁居民反映,称泗洪政府在征收拆迁房屋过程中,没有发布拆迁公告,也未出示相关手续批文,且补偿标准过低。双方未达成拆迁协议,但政府未通过法院,而是由住建局和镇政府人员带着施工队进行强拆。

这些均严重违背《征收补偿条例》。对此,泗洪县委宣传部转述国土、城建等多部门回应称,对拆迁户所反映的各项问题,各部门都在调查之中,具体问题目前不便回应。“口头通知”的拆迁 小区居民称从未见过征收补偿方案及征收决定公告 7月16日下午,泗洪县青阳镇三里社区居委会旗杆小区居民王建兵看到网上的消息,才知道去北京反映拆迁问题的妻子孙成梅,竟然喝了农药。包括孙成梅在内的7名喝药者,大部分都来自青阳镇旗杆小区。他们做出极端行为的原因,与不满该小区的拆迁补偿有关。据了解,旗杆小区是1995年泗洪县政府对县城中心的青阳中路周边进行旧城改造而建设的安置小区,原住居民将原有平房拆除,按照县里统一规划在原址上自建楼房和平房,小区共有500多户,占地200余亩,改造后,政府下发了房产证、规划许可证和土地使用证,土地性质为国有土地。

去年9月份开始,泗洪县政府再次以旧城改造的名义对旗杆小区进行拆迁。王建兵告诉新京报记者,拆迁是“口头通知的”。去年9月初,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入户动员,居民才知道小区即将拆迁。此后征收房屋过程中,都是由拆迁办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传达消息,他们甚至没有见过应由县政府发布的房屋征收决定。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表示,根据《征收补偿条例》规定,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首先需公布征收补偿方案,征求公众意见。如多数被征收人不认可方案,还需组织听证会,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但旗杆小区多位居民称,他们始终没有见过征收补偿方案,也没有提意见的机会。听证会更是闻所未闻。朱孝顶律师介绍,县政府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公告。但旗杆小区的居民表示他们从未在小区见过房屋征收决定公告。泗洪县政府网站上国土局信息公开页面也查不到该小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及相关信息。

对此泗洪县委宣传部转述国土局回应称,对上述各项问题正在调查之中,目前不便回应。居民抱怨补偿价“低得离谱” 房屋征收补偿价格不到周边商品房价格一半 小区居民更难以接受的是拆迁补偿价格过低,居民们经过与拆迁办、居委会谈判发现,“补偿价格从1000元/平米到2000元/平米不等。” 王建兵说,因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始终未公布并征求意见,所以这一补偿价格是“政府单方面决定的”。王建兵说,他家的住房面积约260平米,补偿价格是每平米1800元,而周边商品房价格每平米达4000元以上。今年4月,在旗杆小区原址上新开发的商品房开盘,3层以上每平米4150元。“这个拆迁补偿低得离谱。”王建兵说。另一名喝药者王娟所在的青阳镇孙何社区,补偿标准为每平米1350元,同样不被拆迁户接受,“周边房价都在每平米4000元以上。

”王娟的老公谢洪刚说。除了选择一次性拆迁补偿款,政府还为旗杆小区与孙何社区提供了另一种安置方案——折价购买安置房。但拆迁户们也无法接受这一方案。“安置房在边远郊区,而且价格也在每平米2000元以上,买这安置房不但一分补偿款拿不到,还要往里倒贴钱。”王建兵说。朱孝顶律师称,根据《征收补偿条例》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至少不低于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旗杆等小区的房屋征收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不合理。” 此外,朱孝顶律师介绍,征收房屋的价值,应由专业价格评估机构评估确定;如对房屋价值有异议,还可以申请复核和专家鉴定。但上述两小区的拆迁户称,他们从未被告知可以选择专业评估机构。在被告知补偿价格后,居民们多次向拆迁办和镇政府反映补偿过低,但一直未获回应。对此问题,泗洪县委宣传部表示,国土部门仍在研究,不方便回复。

空白拆迁合同 合同主要内容是同意拆迁、补偿方案,但具体补偿价格等均为空白 旗杆小区和孙何社区的居民们对口头通知的两种补偿安置方案都无法接受,从去年10月起,孙成梅等人开始向宿迁、南京、北京等相关部门反映问题。上访者还在网络论坛发帖,称他们去江苏省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后,被青阳镇派出所强行带回,被戴上黑头套关了起来。7月18日,青阳镇孙何社区居民李洲称,因拒绝拆迁,他和他的母亲都曾被戴着黑头套关过4天。据此前《南方都市报》报道,泗洪曾以“学习班”的名义关押上访者和钉子户。当时,泗洪县委宣传部、信访局等部门均予以否认。王建兵说,他非常担心妻子此次被抓回来后受到更严厉的处罚。泗洪县委宣传部对此表示,这一问题相关部门正在调查,不便回答。尽管部分拆迁户们拒绝搬走,但他们的房屋还是于去年11月后被拆除。

多名拆迁户称,他们的房子遭遇了强拆。谢洪刚说,强拆导致家里电器家具被损毁,夫妻俩不得已买了简易板房,搭在废墟边,但随后,板房和新购置的家具家电再次被拆毁。多位被强拆者反映,拆迁补偿始终没有发放给他们。朱孝顶律师表示,按照规定,必须先给补偿后拆迁。此外,根据《征收补偿条例》,对房屋实施强拆,必须由房屋征收部门向法院申请强制拆迁,由法院裁定。王建兵称,2013年12月,他的房子由泗洪县住建局和镇领导带领施工队强拆,他未收到法院的任何通知。此外,多位拆迁户反映房子被强拆前,还被迫签署了一份空白拆迁协议书和不上访保证书。“空白拆迁协议要签八份,内容主要是同意拆迁和补偿方案,但具体补偿价格等都是空白的,什么也不填,只让签自己的名。”李洲说。不上访保证书写的是,以前上访都是错误的,保证以后不上访,不与上访人员联系。

记者没有见到空白拆迁协议和保证书,拆迁户们称8份协议全部被政府收走,他们没有保留。对此,泗洪县国土局和公安局均不予回应。泗洪强势拆迁 泗洪政府要求征收工作从“以征促建”到“以建促征”再到“建好再征”转变 在7名拆迁户采取极端行为前,拆迁户与当地政府的矛盾,已频繁见诸报端。新京报记者了解,拆迁矛盾频发的大背景,是泗洪最近几年大规模的强势拆迁。2012年11月,泗洪本地媒体曾报道,时任泗洪县委书记徐德指出,要“强力推进”房屋征收工作。青阳镇党委书记杜威称,该镇2013年征收面积突破60万平方米。宿迁当地媒体消息称,2013年上半年,泗洪全县乡镇新征收33802户,任务过半。征收工作也从过去的“以征促建”到现在的“以建促征”,并逐步向“建好再征”转变。泗洪《2013年住建局一-三季度工作总结》显示,该季度涉及被征收户约6400户,征收面积约80万平方米。

据泗洪县政府官网,2013年9月5日,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主持召开旗杆小区危旧片区改造房屋征收工作动员会,徐宜军指示,计划用20天的时间全面完成对旗杆小区的征收工作。大范围的拆迁工作,同样给拆迁办带来极大压力。泗洪2013年一份拆迁征收工作方案显示,对拆迁工作组有严格的奖惩措施,“工作组提前完成拆迁任务的,每天奖励500元。每剩1户未做好征收工作的,每户每天罚200元。” 面对泗洪县政府的强势拆迁,谢洪刚说,政府发展经济搞拆迁大家支持,“但希望不要损伤老百姓的利益。” 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实习生 钟煜豪 泗洪报道。

小区 黄先生 院子

上一篇: 前两月房企海外融资同比下滑七成

下一篇: 企业老总贪污600余万美元 北京买房27套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