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害出生20多天女儿抛尸田沟 系精神病发作


 发布时间:2021-05-06 23:14:59

10多户农民近50亩耕地被占用多年建成蜂窝煤厂,占地企业至今只办理部分土地合法使用手续,剩余部分仍属违法占地。如今,失地农民和蜂窝煤厂各持土地合法使用证件争地。私下签占地协议农民企业均持有合法证件 在平遥县南政乡侯郭村,秋收已经完毕。在村子一侧,名为耀文蜂窝煤厂的工厂占地近50亩。此前,这里曾是一片耕地,后陆续被占用建设厂房,生产型煤。据介绍,从2005年起,村民梁成全、王增义等10多位村民耕地陆续被耀文蜂窝煤厂占用。其中,王增福、王青辉等6位村民被占16.398亩。彼时,厂方分别和村委会、村民签订占地协议,给予村民补偿,但并未约定占地时长、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方式等内容。2013年初,王增福、王青辉等6户村民得知蜂窝煤厂已在国土部门办理《建设用地使用权证》,而自己手中仍持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面对双方共同持有合法土地使用权证的情况,平遥县国土局南政乡土地所陈姓所长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相关规定。据了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在承包期内,承包土地被依法征用、占用,导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全部丧失的,应依法收回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土地流转不得不改变土地用途、不破坏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当地村民表示,蜂窝煤厂自占用土地后生产多年,“从未进行农业种植”。期间,村民王增福出示的一份“占地协议”中,落款分别是侯郭村委会盖章和王增福的签字。其中说明,为发展企业,村委会对农户耕地有偿征用,并以每亩5000元的价格补偿农户。据介绍,当初签订“占地协议”比较混乱,有的村民手中没有任何协议。村民王增义说,起初,他并不同意占用耕地,但对方通过熟人协商,加上工厂污染导致无法耕种,不得已收了对方的补偿款。王增义强调,“占地一事未通过侯郭村委会”,是和蜂窝煤厂私下签订,他手中连“占地协议”也没有。此外,失地农民声明,在蜂窝煤厂办理土地征用手续过程中,有一份资料须经失地农民签字、同意,但村民并不知情,资料上的签字也不是村民的笔迹。对此,耀文蜂窝煤厂负责人王耀峰表示,因时间久远,“已记不清了”。工厂未批先建至今手续不全 据介绍,侯郭村的耕地面积并不多,人均土地约1亩左右。侯郭村委会主任侯建国介绍,2012年11月,平遥县国土资源局和侯郭村签订《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协议》。期间,平遥县国土局依据相关规定,以3.726万元/亩的补偿标准,征收王增福、王青辉等6位村民耕地16.398亩。

此举使耀文蜂窝煤厂部分土地完成合法化使用。侯建国表示,上述征地款已被耀文蜂窝煤厂领取。对于上述说法,耀文蜂窝煤厂负责人王耀峰承认只有16.398亩地完成征地手续,剩余部分并未完成征用。王耀峰解释,此前,工厂通过侯郭村委会协调,分别与被占地农户签订占地协议,并对农户给予赔偿。因此,平遥县国土局下拨的征地补偿款“理应归厂方支配”。对此,平遥县国土局南政乡土地所陈姓所长表示,蜂窝煤厂占用的近50亩地当中,只有16.398亩地合法,剩余部分仍属违法占用耕地。根据2008年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情况、政策,平遥县国土局对耀文蜂窝煤厂违法占地收取罚款,随后对其中16.398亩地予以确权、发证。山西三晋律师事务所王学良律师认为,蜂窝煤厂当初未批先建属实体违法,到2012年才补办土地征用手续属程序违法。目前,除了经当地国土部门批准合法使用的16余亩工业用地外,剩余部分仍属违法占地。(完)。

陈某不满姐夫和妻子关系暧昧,酒后怒杀姐夫,并连夜逃离厦门。在讲述自己的逃亡生涯时,陈某告诉记者,前10年,他始终不敢以真实身份示人,更不敢租房子。白天除了捡破烂,就是打零工,“到了晚上就睡牛棚、废弃房子,还经常跟流浪狗‘抢地盘’睡觉”。13年前,同安人陈某因痛恨姐夫与自己妻子有染,酒后怒杀姐夫并连夜潜逃。在逃亡的前十年里,陈某在外过着乞丐一般的生活。3年前,他自以为警方找不到他了,便潜回家乡带着妻子在同安溪声村重新生活。然而,5月6日傍晚,同安民警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酒后怒杀“奸夫” 1996年,陈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入狱3年多。当时,他姐姐一家住在同安城里,陈某的妻子便常常带着年幼的儿子去陈某姐姐家。没过多久,陈某妻子就与其姐夫杨某关系暧昧起来。陈某出狱时,两人的行为已经有些过分了。当时陈某妻子经营一家杂货店,杨某经常躺在店内的床上睡觉。陈某尽管很生气,但他珍惜自己的家庭,没有发作。2000年12月13日,陈某在家喝酒解乏,正好杨某在隔壁邻居家喝酒,便叫来陈某一起喝。

席间,陈某被杨某的一句话深深地刺痛了,一下子怒不可遏,掏出螺丝刀刺向杨某。杨某跑进一条小巷,陈某紧追不舍。刺到杨某后,陈某一边怒骂着“奸夫”,一边拣起大石头砸向杨某,杨某很快便不再动弹。陈某又搬起石头狠狠地砸向杨某,确认其死亡之后才住手。逃亡期间和狗抢地盘 陈某连夜逃离厦门。在讲述自己的逃亡生涯时,陈某告诉记者,前10年,他始终不敢以真实身份示人,更不敢租房子。白天除了捡破烂,就是打零工,“到了晚上就睡牛棚、废弃房子,还经常跟流浪狗‘抢地盘’睡觉”。3年前,陈某潜回同安老家,和妻子见了面。据悉,当年出了“有伤风化”之事的命案以后,陈某妻子在老家一直过得不好,生活非常困难。陈某自以为警方再也找不到他了,便携妻子来到同安溪声村,以卖海蛎为生,自以为能重新开始生活。民警扮成买主 自以为安全的陈某不曾想到,13年间,同安警方始终没有放弃追查。陈某妻子突然离开村子的线索,更是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根据线索,民警发现陈某妻子现身溪声村,而她身边的男子,应该就是陈某。

办案民警陈炳事告诉记者,当时民警装扮成买海蛎的人,上前仔细观察。“毕竟13年过去了,陈某的外貌变化相当大。”当民警表明身份时,陈某非常吃惊,束手就擒。陈炳事说,陈某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很快交代了当年的犯罪过程。“13年间让他最后悔的,便是父亲去世和儿子成长,他都不在身边。” 目前,陈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陈某老婆因涉嫌包庇被刑拘,案件仍在进一步审查中。(海西晨报 记者 刘宇瀚 通讯员 杨晓峰)。

黄洋 村民 妻子

上一篇: 守护铁路安全的轨道车司机

下一篇: 中国广西商品贸易博览会在吉隆坡开幕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