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女孩穿连衣裙低胸露乳 男子生淫意将其强奸


 发布时间:2021-03-02 03:37:21

近日,记者从驻马店市平舆县检察院获悉,当地72岁老汉李开印因涉嫌强奸13岁留守女孩郭冉(化名)被批捕,目前检察院已对其提起公诉。李开印与郭冉是同村邻居,李开印现年72岁,一辈子没有结婚,是一位五保户,郭冉现年13岁,上小学3年级,是留守儿童。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受害人郭冉家中兄弟姊妹6个,她排行老三,母亲有残疾,靠乞讨为生,父亲靠打短工维持生计,两年前母亲与两个妹妹走失,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寻人,郭冉一人在家,因无人给其做饭,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寻吃食,孩子经常去李某家,所以才会遭到性侵。记者在平舆县检察院获悉,犯罪嫌疑人李开印因涉嫌强奸被批捕,目前已对其提起公诉,案卷已移交法院,因涉及未成年人,法院将进行不公开审理。(记者 武世友 罗培珂)。

湖南省桂阳县人民检察院以栗某涉嫌强奸罪起诉至桂阳县人民法院。2014年10月23日栗某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014年6月20日下午,犯罪嫌疑人栗某窜至桂阳县城关镇十字街社区北正街10号旁边一出租屋内,发现屋内残疾女孩胡某一人独处,胡某身穿连衣裙,胸口较低露出部分乳房,栗某见后心里顿时产生淫意,于是不顾胡某强烈反抗将其从竹凳上抱上了旁边的木床进行强奸。强奸完后,栗某将胡某抱回竹凳上并逃离现场。残障女性由于缺乏生活自理能力,活动不便,不宜出门,往往会被家人留守在家中,缺乏看护,而他们本身是缺乏抵抗和防御能力,所以特别容易成为侵害的对象。

检察官提示:提高对残障认识的保护意识,加强对残障女性的看护,减少不必要的伤害。潘程玲 谢书华 蓝文盛 陈益清。

记者从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日前不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猥亵、强奸幼女案。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0月22日和11月30日,宜春市某小学五年级某班班主任胡某某对学生小李(女,2004年9月出生)实施猥亵和强奸。法院认为,被告人胡某某对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实施猥亵淫秽行为,并与其发生性关系,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强奸罪,依法应从重处罚。遂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被告人胡某某有期徒刑三年;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八个月;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七年。( 刘万春、江南都市报记者张凌)。

蒙城县的16岁姑娘孙某因为与家人吵架,独自一人在外散心,遇上一名男子。男子趁机哄骗,将其带至偏僻地方,对其殴打并强奸了这个小姑娘,男子还残忍地将女孩扔进田地的机井内,盖上盖子,但受伤的女孩成功逃脱出来。警方在接到报案后,8小时将凶残的嫌犯抓获,当时他正准备外逃。【事件】 女孩野外遭奸 10月9日11时许,蒙城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庄周派出所交来案件:16岁的孙某(在校女学生)于10月8日晚上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人骗至县城城南新区乐土路进行殴打并强奸,身上要害部位有外伤,并两次被抛入井内并加上井盖,后通过自救得以逃出。蒙城警方接到报警后,办案民警在第一时间安排被害人进行及时救治,防止后果恶化。

经过对被害人孙某的简单询问,孙某只能提供出作案人绰号好像叫“武警”。嫌犯很快落网 根据这一线索,办案民警于当日15时许摸排出,家住城关镇29岁的李某嫌疑较大,后经被害人辨认,确定李某就是犯罪嫌疑人。18时,民警在城关镇某KTV门口将正准备外逃的嫌疑人李某抓获归案。“真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逮着我了,我正准备跑路呢! ”涉嫌强奸、杀人的犯罪嫌疑人李某被警方抓获时说。从接到报警到抓获嫌犯,警方仅用8小时就快速破获一起强奸杀人案件。【交代】 曾把井盖盖上阻止女孩逃生 李某落网后,很快招供了当天事情的经过: 10月8日22时许,李在街上遇到孙某,因二人曾有几次偶遇,留有简单印象,李某主动与孙某搭讪,在了解孙某正在与家人生气,遂以散心、聊天为由将孙某骗至城南新区最为偏僻的乐土路北侧一片空地里。

到那后,李某原形毕露用拳头多次打击孙某头面部、掐其脖子将其强行奸污并致孙某昏迷。因担心孙某事后报案,欲对其灭口,遂持刀向其颈部划了两刀,然后将其头朝下抛入田地的机井内,并向井内投放砖块土块后将井盖盖上,并将现场的血迹清理后逃离现场。逃跑后,李某再次回到现场查看,发现井盖被打开、井内无动静,遂驾驶摩托车逃跑。第二天,李某给自己的摩托车重新改了漆,并整理好衣服被子准备长期外逃,没想到被侦查员成功抓获。(安徽商报 于林才、崔小宝、吴尚)。

本次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对猥亵儿童、虐待儿童、老人等犯罪的规定作出了完善。修正案(九)草案第十二条对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作出修改,将其中妇女改为“他人”,意味着男性也将被认可为猥亵罪的对象,可以适用此条款进行保护。法律观念终于打破了先入为主的传统认识,把男性也列为法律保护的范围,接上了地气,迈出了务实的一步,是观念的进步,也是法治的进步,更是公民权利的进步。在传统字典里,只有女性被猥亵、强奸。但当下,男性也可能遭到同性的猥亵、强奸,而法律一直没有把男性同性猥亵、强奸列为依法惩罚的违法行为,导致在惩罚男性同性猥亵、强奸问题上陷入于法无据的尴尬,致使受害者得不到法律的保护。这次刑法修订完善了猥亵罪,将条款中的“妇女”改为“他人”,两个字的变化,意义非同凡响,它打破了法律本身的性别障碍,是对男性免遭猥亵的一种法律保护。这种立法的变化,折射深层次的观念变化,它承认了之前一直不肯面对的社会现实:同性性取向。随着这个群体的人数不断增多,比例不断上升,男性遭猥亵、强奸的案例越来越多,但是,保护男性同性免遭猥亵、强奸的法律一直是空白。这种观念看似很“正统”,却漠视了社会现实,放纵了这类违法行为,反而不利于保护男性。

当下终于修改立法,既承认了社会现实,更重要的是保护了“他人”。李冰洁。

栗某 胡某 强奸

上一篇: 贵州旅游拟实现“一山一水总关情,一景一物都入心”

下一篇: 2014“中国门都”现发展新趋势 门企大打一体化牌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