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位三峡库区留守儿童收到新年礼物


 发布时间:2021-03-06 15:12:13

上午10时,“舞动蓝丝带·走近星宝贝”爱心公益活动在呼和浩特市新华广场举办。“妈妈,难道我真的是生命中留下的一个错吗?宝贝,你是妈妈生命中最美丽的那颗星星……”在广场上,许多母亲陪着孩子唱着这首伤感而又温情的“星星雨之歌”,泪水夺眶而出。有人将患有自闭症的孩子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他们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闪烁。然而,现实却少了这样的浪漫,更多的是无奈与残酷。此次爱心公益活动的主办方,呼和浩特市快乐星孤独症儿童训练中心的包明玉主任告诉记者,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种先天性发育障碍疾病,患病儿童往往存在言语障碍、社交障碍、行为及情绪异常或兴趣单一、行为刻板等症状,一般来说,男孩发病率高于女孩。据包明玉介绍,在“快乐星”训练中心,76名孤独症儿童中,72名是男孩儿,虽然训练中心是专门针对2—16周岁的孤独症儿童进行康复训练及特殊教育,但有两名超过16岁的男孩儿因步入社会或学校的实际困难,目前仍继续留在中心。活动现场,来自内蒙古自治区残联、呼和浩特市残联领导人员以及社会爱心人士、志愿者、孤独症儿童、家长、社区居民等500余人参与了活动的爱心呼吁和主张。

“自闭症儿童是需要被社会认识、尊重、理解、关爱和帮助的特殊人群,举办这次活动就是为了让更多的社会群众了解他们,帮助他们健康成长。”包明玉说道。据了解,呼和浩特市快乐星孤独症儿童训练中心是呼和浩特市首家在民政局注册登记的民办非企业机构,为孤独症儿童提供康复训练、教育服务、托管养护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直属于呼和浩特市残联。同时它也是呼和浩特市唯一一家承担国家“十一五”贫困孤独症儿童抢救性项目、“十二五”七彩梦项目的机构。然而,尽管有政府机构的各项支持,为自闭症儿童进行专业的康复训练仍面临着很多困难,记者了解到,由于场地等硬件条件的限制,成立于2007年的呼和浩特市快乐星孤独症儿童训练中心至今已“搬家”4次。“现在,孩子们还是缺乏一个条件好一点的户外训练场地,23名老师远不能满足76名孤独症儿童的专业康复训练需求,”包明玉说。(完)。

仅两成流动儿童自认“广州人” “当别人笑我是外地人的时候,我就会记在心里,想着要把自己的家乡搞好一些” 广州团市委权益部所做的《在穗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城市融入途径》调研报告显示,由于缺乏社会融入平台,大部分到了上学年龄的流动儿童,虽然也像本地孩子一样每天上学,交往圈子也在广州,但与广州本地孩子的交往程度不高。在身份认同上,25.8%的流动儿童认为自己是广州人;24.7%的认为是新广州人,过半人正在努力融入广州。目前,广州多区团委正通过购买“驻校社工”的方式,解决在校流动儿童遇到的种种问题。为让孩子们能真正走入广州,驻校社工们想了不少方法:让孩子们以志愿者身份在社区组织活动,与其他学校学生一起参加夏令营。学生:“要把家乡建设好一点” 其中一名来自龙涛中学初中二年级的李姓同学在接受访谈时表示,自己的同学都是“外地的”。李同学说,自己平时与其他人交往也挺多的,不过都是同学,与社区居委会等基本没有接触。李同学说,自己很少参加社会实践,课余都是在家看书或与同学打球。不开心时,“一般都是自己解决,自己想明白。当别人说我是外地的,笑我的时候,我就会记在心里,想着要把自己的家乡搞好一些,不要让人看不起。

” 李同学认为,融入广州主要是生活习惯上的融入,“因为思想肯定是不一样的,融入不一定要体现在思想融入。” 老师:外地学生“交往难打开” 曾在两所民办学校任教的廖老师认为,即使对比学校内的本地学生和外地学生,也会发现“外地学生在人际交往方面比本地学生要差一些”,“因为本地学生更视野开阔些,玩得开。而外地学生,如果是从幼儿园和小学就一直跟上来的还好一些,如果中学时才来到广州,交往圈子往往难以打开。” 廖老师认为,这些外来孩子思想基本都很单纯,学习甚至比本地学生更加努力,“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娱乐,也没有其他活动,所以会花更多时间在学习上。”廖老师说,每年都有高校主动联系民办学校,组织夏令营等活动,大约有一半的学生愿意参加。社工:可培养孩子当志愿者 海珠区团委于2008年开始购买青少年专项服务,目前海珠区共有12所驻校社工服务站点,万翔学校成为首个有驻校社工的外来工子弟学校。负责驻校社工工作的启创社工刘玉珊表示,培养流动儿童成为志愿者能比较有效地促进他们融入社会。“通过做志愿服务,他们可以更多地了解这个城市,也能有机会坐车、坐地铁到居住地以外的地方去。

” 与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的志愿者联动,在外来孩子中也很受欢迎。“特别是年纪较大,比如初中的孩子,可以有机会认识不同职业,规划以后的人生。” 四大原因阻碍流动儿童融入社会 负责本次调研工作的团市委权益工作部负责人认为,导致随迁子女城市融入度不高的原因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社会资源和外来人口增长之间的矛盾。面对快速增长的流动人口,广州社会资源渐渐紧张,甚至会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这就导致了短期内随迁子女在融入城市过程中,在一些方面与本地户籍子女存在一定差距。二是异地务工人员的城市发展资本不足。异地务工人员从家乡来到广州工作,在城市中缺乏土地、房产等经济资本,而随迁子女的生存与发展主要受到父母的影响,导致物质生活方面与本地户籍子女存在差距。三是传统乡土意识的影响。城市居民习惯性地以本地人和外地人区分人群,随迁子女会偏向认同自己是外地人。四是随迁子女的社会融入缺少平台。无论社会交往的平台,还是社区内互动平台,都需要为随迁子女提供更畅通的社会融入途径。他们的明天如何描绘 逼仄的出租屋,冰冷的灶台,破旧的五屉柜上摆放的一台电视机是杰仔所有娱乐的来源。

杰仔今年9岁,来自湖南农村,3年前跟随父母来到广州。刚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尽管是周末,可靠开出租车养家糊口的父亲没有假期,酷爱打麻将的母亲迷失在四方城,甚至忘记了给杰仔做饭。目前在广东,大约有400多万像杰仔这样的流动儿童,以及100多万农村留守儿童。他们有的虽然跟随父母来到城市,但却游离在城市边缘……他们有的与祖辈孤独地相守在家乡,望眼欲穿等待着父母每月一次的电话。孩子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但对于面临着亲情缺失,家庭教育缺失、学校安全缺失和家庭监管缺位等众多的问题的流动/留守儿童来说,我们又该用什么来描绘他们的未来呢?(记者罗桦琳 通讯员谢素军)。

儿童 小学 学生

上一篇: 福建龙岩加快推进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

下一篇: 湖北建始交警雨天为车主送雨衣 柔性执法获称赞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