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半复苏” 整体经济增长乏力


 发布时间:2021-05-09 00:51:09

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等众多官员学者齐聚北京,为中国经济把脉,开出改革和增长“良方”。陈德铭:今年GDP增长7.5%已成定局 商务部部长陈德铭首先带来了两个“好消息”,一个是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7%,完成全年7.5%的增长目标已成定局;另一个是初步预测明年的对外贸易会略好于今年,下半年的情况会略好于年初开始的时候。而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指出,得益于消费13%、14%的增长以及基础设施的投资推动,预计全年经济能够达到7.6%,7.7%左右的水平。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可以实现7.5%以上这样一个预期目标,且物价上涨率控制在4%以内毫无问题,这两大任务的完成都是来之不易的。成思危:补贴和限价不应作为长期政策 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在主旨演讲中表示,“十八大”提出强调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补贴和限价不应作为长期政策,需求应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不能主观臆测;政府应鼓励市场竞争。

成思危还建议大力改革审批制度,他认为,中国目前的审批事项还是太多,市场自己能调节的,企业能够自主的,实际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要大力改革审批制,减少审批事项,必要的时候可以把审批改为核准或者备案。姚景源:明年经济增速目标不宜过高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则表示,今年我国“稳增长”“稳物价”两大任务都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但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还亟待提高,因此明年的经济增长速度目标不宜过高。“对于明年的经济,我们还是要在今年稳中求进的基础上,明年中国经济应该为改革能够留出更大的空间,明年中国经济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上,放到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变上。”姚景源说。专家激辩明年经济政策 或进一步偏松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认为,明年经济政策将进一步偏松。在经济回升力度不是很强,动力不是很大的情况下,货币政策也好,财政政策也好,今年下半年开始的微调,向上弹性的量程明年还要继续。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则表示,中国经济最深层次的问题是结构问题,货币政策对结构问题解决的作用有限,所以还要靠财政政策。

他认为,“最简单的解决企业经营困难的办法就是减税,特别是中小企业,要解决其融资难、贷款难的问题。我主张明年我们应该更多地研究财政政策,更多地让财政政策能够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这一点非常重要。”(中新网财经频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中国2017年GDP增速预期上调至6.8%,此前预期为6.7%,这是IMF今年第四次上调中国增长预期。IMF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本次上调主要是因为上半年中国经济超预期增长,外部需求也较预期更强劲。另外,中国和美国经济前景的改善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10日举行的发布会上也表示:“今年中国经济实现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没有任何问题,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全年可能还会有更好一点的结果。” 伴随中国经济持续强劲的增长,人们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也越来越高。2016年,中国人均GDP为8123美元,接近于70年代末的美国、德国、法国和日本。而在1986年,中国人均GDP只有282美元。离富足只差0.1个百分点 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根据统计资料,对消费结构的变化得出一个规律: 一个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比例则会下降。这就是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的由来。

简单来说,恩格尔系数越低的国家也就越富裕。宁吉喆在发布会上表示,2016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1%,比2012年下降2.9个百分点,接近联合国划分的20%至30%的富足标准。20世纪70年代,联合国对世界各国的生活水平做了一个划分标准,即一个国家平均家庭恩格尔系数大于60%为贫穷,50%~60%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属于相对富裕,20%~30%为富足,20%以下为极其富裕。也就是说,2016年中国离富足只差0.1个百分点。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指出,即使是北京的外来务工者,恩格尔系数也在30%左右。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恩格尔系数的下降,表明中国居民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我们的刚性需求占比越来越少,从而为更高层次的需求留出空间,这是建立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基础上。” 宁吉喆指出,2016年,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支出占居民消费支出的比重分别比2012年提高2.0、0.7和1.3个百分点。

不过,在苏剑看来,人们的生活水平如何不能只看恩格尔系数,还应该看消费结构的变化以及消费习惯等。如果说恩格尔系数只是单方面的指标,那么人均GDP则是衡量各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一个标准。国家行政学院信息技术部主任丁茂战指出,根据IMF的统计数据,1980年,中国人均GDP为309美元,当时以贫穷著称的北部非洲的人均GDP为1551美元,是中国的5倍。而此时,西方国家在现代化道路上已经跑了200多年。30余年间,中国奋力追赶。2016年,中国人均GDP(8123美元)首次高于中高等收入国家人均GDP (7939美元),与世界人均GDP (10151美元)的差距进一步缩窄。苏剑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人均GDP高于1273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再过5、6年的时间,中国的人均 GDP就会到发达国家水平。” 经济增长持续给力 从1978年到2016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速超过了9%。丁茂战指出,这期间,中国GDP翻了204倍、人均GDP翻了142倍、城乡居民收入分别翻了98和93倍。中国创造出来的连续30多年的发展速度、发展成就,世界其他国家还未曾拥有过。

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布斯特费尔德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势头强劲,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巨大。数据显示,2013—2016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达到30%左右,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贡献率的总和,居世界第一位。今后,中国经济增长仍将稳中向好。10日,IMF将中国经济今明两年增速预期较7月份预测值均上调0.1个百分点,分别至6.8%和6.5%。IMF表示,在宽松政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好于预期。同时,中国政府有望维持较为宽松的政策,因此IMF上调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今年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是6.5%左右。宁吉喆表示,“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没有任何问题”。他进一步指出,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9%,从9月份已经得到的数据看,比如1—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21.6%,增速比上月加快。此外,制造业的景气指数和各分项指数总体显示出中国经济景气的一面、繁荣的一面。中国经济增长持续给力,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新旧动能加快转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等不无关系。

宁吉喆指出,“过去五年的一个很突出特征,就是经济发展新常态特征更加明显。经济发展新常态,一个是经济增长从过去曾经的高速增长到目前的中高速增长”。宁吉喆表示,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第二个特征是结构优化。近年来,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在产业结构方面,在农业基础得到加强的同时,工业水平上升,服务业成为最大的产业。动能转化是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第三个特征。宁吉喆指出,近几年来,工业技术改造、制造业技术改造投资的增速快于整体投资,说明技术改造步伐在加快,反映出企业为了适应市场需求和提升自身素质,努力改造升级。“无论是从速度变化看,还是从结构优化看,还是从动能转化看,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特征更加明显,支撑着我国经济,也为广大人民群众带来就业、带来收入,为国家增强了综合实力。”宁吉喆说。(孙秋霞 夏宾)。

美国 经济 银行

上一篇: 诺奖得主:中国应投资于农村儿童保持经济增长

下一篇: 商务部副部长:入世十年中国全球分工地位深刻变化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