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过度扩张 美元“硬着陆”风险在加大


 发布时间:2021-04-21 22:37:18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上月再起演说中表示:我不会成为第二次大萧条期间的联储局主席。据报道,伯南克此前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系,并在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经济学博士。毕业后他在著名学府教经济,专注研究经济历史,对19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有深入研究。但全球经济去年经历自1930年代美国大萧条以来最严峻的打击,金融海啸来袭初期,伯南克明显低估了危机的威力,因此备受批评。至2008年底,联储局已将短期利率减至接近零的历史低位,另外又向各大金融机构提供紧急贷款,中小企、消费者和楼市都获得不同种类的贷款资金,以期维持金融市场的稳定。伯南克2010年1月任期将至,而其去年9月金融海啸的高峰期,如“救火队”队长一般,连环救助金融巨企,但又撇下雷曼兄弟不顾,再向经济注入大量资金,将息率调至接近零的历史低位,这些措施都毁誉参半。据悉,伯南克曾在今年较早时表示:“我的职业生涯内花了大量时间研究大萧条和其它金融危机,想不到这些研究会这么有用。” 但批评者认为,伯南克令联储局的资产负债表膨胀至接近2万亿美元(约15.6万亿港元)的天文数字,美国未来将经历急升的通胀,又将联储局变得政治化,在决定哪间银行受助时加入政治考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集团2017年秋季年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和往年相比,本届年会透着乐观情绪,而开幕当天IMF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释放出世界经济向好的积极信号,报告上调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长预期,这也带动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上调。今年第四次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 得益于中国和美国经济前景向好,IMF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上调至3.6%和3.7%,较7月份时均上调0.1个百分点,并预计今年全球75%的经济体增速都将加快,这也是全球经济近十年来最大范围的增长提速。IMF表示,在宽松政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好于预期。IMF再次上调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预计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8%,2018年为6.5%,与今年7月的预期相比,均分别上涨0.1%。

这是IMF继今年1月、4月、7月之后,第四次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布斯特费尔德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势头强劲,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巨大。IMF亚太部中国团队负责人詹姆斯·丹尼尔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经济将继续成为全球增长的主要支柱,并希望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分量能不断增加。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现任名誉所长及高级研究员弗莱德·博格斯滕也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大的驱动力,而且这种增长趋势会持续下去。他对本报记者表示,无论是从增长速度还是增长规模来看,中国都是美国以及欧盟的两倍多,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而言意义重大。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世界银行前中国局局长黄育川看来,中国的经济规模非常庞大,发展潜力也大,经济持续增长的时间也将更长,而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结构性改革,将进一步激发增长潜能。

奥布斯特费尔德1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官方已经认识到信贷增长过快可能带来的风险,预计中国会继续采取措施控制信贷的快速增长。丹尼尔则认为,中国在经济转型升级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整体来看,改革还存在不平衡,希望中国政府继续推进经济再平衡,朝着更加可持续的方向发展。黄育川表示,中国经济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只要中国能成功化解目前这些问题,就能取得巨大的生产力增长。世界经济在复苏的轨道上继续前行 《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认为全球经济短期风险大致平衡,得益于投资、贸易和工业生产增长,消费者和企业信心仍保持高位,全球经济持续复苏。报告预计,发达经济体今明两年增速分别为2.2%和2%,较7月份时分别上调0.2和0.1个百分点。其中,预计美国经济今明两年增速分别为2.2%和2.3%,分别上调了0.1和0.2个百分点。欧元区今明两年增速预计分别为2.1%和1.9%。

日本经济今明两年增速预计分别为1.5%和0.7%。IMF副总裁张涛对本报记者表示,世界经济在复苏的轨道上继续前行,新一轮全球经济复苏势头正在形成,这既是前段时间各国综合采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政策取得的积极效果,同时也为各国下一步继续推进各项结构性改革措施提供了宝贵的时间窗口。全球经济活动回暖趋势也提振了外界信心,业界普遍对国际经济前景保持乐观。博格斯滕认为,世界经济不仅是复苏,更是进入了增长阶段。张涛认为,此轮复苏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复苏范围大,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复苏,但值得注意的是,大约1/3的新兴市场国家的人均增长率比2016年是有所下降的,一些低收入国家和小经济体也都出现这种情况,英国经济前景则因受到“脱欧”不确定性的拖累,成为全球经济前景好转的一个“例外”。二是周期性复苏比预期要强,但短期来看,一些政策不确定性会导致资产价格重估,由此相应产生市场波动。

IMF也指出,中期内全球经济仍面临下行风险,其中包括:美国、欧元区等发达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加快;新兴经济体仍面临金融市场动荡风险;金融监管大幅放松以及保护主义政策抬头等。奥布斯特费尔德表示,各经济体应抓住经济提速的顺周期机遇推进改革,并采取合适的政策组合以提高潜在产出,利用当前的良好环境来进一步挖掘增长潜能,增强经济韧性,并呼吁各国加强全球合作,以增强全球贸易体系发展,改进金融监管,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等。(本报华盛顿10月11日电)。

经济 美国 走势

上一篇: 山东建新旧动能转换倒逼机制 促进经济转型

下一篇: 药价虚高背后“推手”:以药补医机制亟待废除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