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海洋生产总值达6.8万亿元


 发布时间:2021-01-16 08:04:35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100多项改革,如果相关改革真正落实到位,释放潜力,中国可以维持7%-8%的经济增速到2030年。郑新立是在当天召开的2014新浪金麒麟论坛上作如是表述的。郑新立表示,要通过改革释放中国经济发展的活力,而全面地、不折不扣地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是解决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诸多矛盾的重要途径。特别是通过其中七大改革的推进,释放潜力,则足以在2030年之前保持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增长。第一,改革户籍制度。按照国务院部署落实“三个1亿人”,“1亿农民工市民化,中西部再吸纳1亿农民工进城,搞好城市1亿户的棚户区改造,对稳增长就会起到立竿见影之效”。第二,通过改革农村土地制度,释放劳动力供给和土地供给的潜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可以通过集约化的农业来释放农业劳动力的潜力,提高农业的劳动生产力;此外,通过农村宅基地的改革释放土地供给的潜力,用于满足新增耕地和城市新增建设用地的需要。第三,改革金融体制,释放资本存量的潜力。

包括围绕降低银行贷款利率,放宽金融准入;围绕降低企业债务率,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用好、用活外汇储备等。第四,通过改革投资体制,释放民间投资的活力。主要是推动PPP(即公私合作)模式特许经营权,把社会资金引导到公共服务事业上来。第五,改革税制,释放就业需求潜力。如果政府继续扩大营改增的税制改革,就能为第三产业的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政策环境,不仅能实现经济转型,亦能创造更多新增就业。第六,改革科技体制,释放创新的潜力。一线城市可以学习深圳的创新机制,激发创新热情,提高专利申请数量,并进一步实现依靠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第七,改革收入分配体制,释放消费的潜力。目前中国的居民消费率已下降到只有36%,如果政府用10年时间通过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增加中低收入者、特别是增加农民的收入,提高居民消费率,使居民消费率达到50%,则相当于每年可以新增7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消费额。(完)。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表示,4.6%的城镇登记失业率应该是就业水平的下限。在产业结构不断调整的背景下,经济增速缓慢下行对就业的影响较小,预计下半年就业维持相对稳定态势。就业不完全取决于经济增速 中国证券报:今年以来,尽管经济增速缓慢下行,但就业市场仍保持相对稳定,这是为什么? 苏海南:经济增速并未出现大幅度下滑,而是平稳、缓慢地波动下行,这给就业市场的相对稳定提供了基础。在传统经济学里,GDP每增加1个百分点,约能带动120万人的就业,但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每降低1个百分点,不会导致那么多的失业人数。过去10年间,我国已形成一套相对完善的就业政策体系。在经历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后,我国在应对经济下行、维持就业稳定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虽然GDP增速逐步放缓,但每年解决的新增就业人数并不比此前GDP高增长的时代差。去年我国GDP同比增长7.8%,是1999年以来的最低值,仍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266万人,创过去9年来的最高水平。这说明,在产业结构不断调整的背景下,就业增长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联动不会是大起大落。今年一季度新增就业300万人,说明第三产业吸纳劳动力的能力增强。

虽然第三产业对GDP的拉动作用不是很大,但吸纳的劳动力数量比第二产业多得多。尤其是一些劳动密集型的现代服务业对改善民生的作用非常明显。今年的情况显示,现代服务业发展得最快的是物流、快递行业,未来理财、金融服务等行业的劳动力需求也会越来越大。推进结构调整保就业下限 中国证券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指出,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等不滑出“下限”。就业水平的“下限”在哪?如何保住这个“下限”? 苏海南:就业水平的下限应看城镇登记失业率,4.6%的城镇登记失业率应该是就业水平的下限。根据国务院转发的《促进就业规划(2011-2015年)》发展目标,要有效控制失业,保持就业局势稳定,把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5%以内。如果按这个发展目标算,5%也可看作判断就业水平的一个指标。从最近5年的情况看,我国城镇登记失业率均在5%以下,各年基本维持在4.1%或4.2%。要保住就业水平不滑出“下限”,需要坚持下大力气调整产业结构、区域经济结构、城乡经济结构和职业岗位结构特别是劳动力素质结构。这些结构调整应统筹兼顾,形成合力。预计下半年就业形势不会出现很大落差,将维持相对稳定态势。中国证券报:淘汰落后产能是今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经济发展的主线。

应如何解决由此导致的就业下降问题? 苏海南:从今年看,淘汰落后产能导致的就业人员减少和就业结构变化尚未显现。初步预计,随着产业结构调整,产能淘汰将导致就业人员减少1000万左右。产业结构调整是个漫长的过程,目前被淘汰的落后产能与就业人员都不多。受淘汰落后产能冲击最大的可能是农民工。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建设的推进,农民工就近就业获得了较多机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产能淘汰带来的就业压力。淘汰落后产能将持续较长时间,国家应提前做好应对措施,需要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应该有新的产业跟上,提供新的就业岗位和机会。同时,应做好就业信息供需服务,为那些从落后产能中淘汰出的人员提供足够的岗位信息,增加选择余地。此外,应加快制造业升级换代,加强对技术工人的培训,提高其素质。应提高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通过收入分配改革提高技能工人的报酬。□本报记者 倪铭娅 实习记者 毛万熙。

海洋 经济 全国

上一篇: 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主题已确定

下一篇: 基因疗法领域进展大前景广 吸引投资人重金投资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8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