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副主任:推动城市信用建设 提高失信成本


 发布时间:2020-10-21 18:28:10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等机构联合发布《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4》。这份大约60万字的报告对全国294个地级以上城市的综合竞争力进行了排名,同时也指出了当下中国城市存在的问题,并对未来发展提出了对策。经济实力深圳第一 中国城市谁最具有竞争力?发布会上,该报告的研究团队表示,课题组通过长期研究及实验,按照指标最小化原则,构建了相应指数,对两岸四地的城市进行了评分并分类排名。比如,在综合经济竞争力方面,深圳位居榜首,2到10名分别为香港、上海、广州、台北、天津、北京、苏州、澳门和无锡。与2014年相比,十强城市名单没有显著变化,只有广州超越台北跻身第4位,北京超越苏州跻身第7位。从区域分布来看,十强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和港澳台地区,中西部地区无一城市进入综合经济竞争力十强。

从综合增量竞争力指数来看,重庆、成都、武汉分列第5位、第8位和第9位,广大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的后发优势比较明显。而从着眼于未来发展潜力的可持续竞争力角度观察,香港、上海、北京、深圳、澳门、广州、杭州、苏州、南京、青岛位列前十。除了经济的维度,报告还对宜居城市竞争力进行排名,珠海、厦门、舟山占据前三甲,排名前十的还有香港、海口、深圳、三亚、温州、苏州和无锡。此外,报告还排出宜商城市竞争力十强、生态城市竞争力十强、文化城市竞争力十强等。“城市病”日益凸显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城市化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存在不少问题。此次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4》没有回避问题,对当下中国城市发展的限制性因素进行了分析说明。比如,在排名中,除了各种竞争力的排名,这份报告还选取了交通拥堵、空气质量、房价收入比、医院万人床位数、刑事案件率5项指标构建评价体系,选取了38个主要大城市进行分析,对这些城市的城市病情况进行测评。

根据分析结果,深圳、北京、杭州、温州、广州、济南、上海、西安、佛山和石家庄为大城市“城市病”指数排名的前十名。另外,户籍造成的居民之间的差别不仅体现在经济领域更体现在社会领域,特别是在劳动就业、社会保障、教育、医疗、住房等公共服务领域。没有户籍的常住人口实际上成为城市的“二等公民”,很难融入当地社会,这给我国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实施带来很大挑战。哑铃结构初步显现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指出,城市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有其自身规律,必须认识、尊重和顺应。基于未来城市发展如何更加合理、宜居的考虑,该报告建议,未来中国城市体系的构建应是大城市、超大城市、特大城市人口数占总人口的1/3,小城镇占1/3,中小城市和小城市合在一起占1/3,形成“哑铃形”。可喜的是,目前中国的城市体系正由“塔尖形”的规模结构向“哑铃形”转变,初步显现出大城市和小城镇“两头大”、中小城市“中间小”的“哑铃形”型态,而且竞争力普遍较强的城市和小城镇多分布于城市群之内,城市群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和规模红利的源泉。

同时,在10多年的有关城市竞争力的研究中,《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的研究团队正努力使评估指标越来越具有综合性,而非单一的经济维度。比如,原来考察的只有“经济竞争力”,而现在还要衡量“可持续竞争力”,像“新发展理念”、城乡一体化等经济因素以外的内容均包含在指标体系之内。

●创新经济需要走向原始创新 ●民间科技创新力量作用巨大 ●重视人力资本信用服务创业 ●加强科研完善创新组织网络 中国的创新经济从目前的引进模仿型创新必然要向原始革命型创新阶段过渡,只有进入新的阶段,中国的国家创新力才有望形成,中国的国际尊严才有望进一步提升。上世纪80年代,北京中关村曾经作为中国创新经济的发源地独领风骚,科学家下海经商和归国留学生办企业,经历了无数的艰难曲折,终于成就了联想、中星微、百度等企业的辉煌。但是平心而论,中关村作为国内最富盛名的高新技术开发区,目前的核心技术竞争力还不能与国际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实力相比,需要有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制度革命才有可能实现新的超越,依我之见,建立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意图也是如此。我认为,决定下一波中国创新经济中心地位的因素有如下几个: 一是“草根”创新土壤的厚度。根据美国与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的创新经济的竞赛经验,如果说,引进模仿型创新可以由政府更多地主导,那么原始革命型创新的源泉一定在民间,在千百万普普通通的科技工作者、企业家、大学生、研究生甚至普通工人农民身上。

尤其是敢于创新创业的年轻人的集聚程度,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二是开办创新型小企业的开放度。企业是技术开发的核心单位,一个地区税收、金融、股权、专利、风投、法律服务、会计服务、社团服务等小企业开办的制度环境是否完善?他们的服务是否能围绕高科技小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决定了这一地区创新的速度和强度。三是人力资本信用建设程度。当身无分文的年轻人需要创新创业时,只能依靠自身的人力资本信用,而不能依靠货币资本信用,这时候,吸引具有原始创新能力的年轻人留步创业的很重要因素,是要有完备的人力资本信用体系。四是具有创新摇篮之称的研究型大学和科研机构。这些大学和研究机构不仅提供人才,更重要的是提供专利,提供实验场所,更提供文化,对创新型人力资本具有孵化功能。五是“产学研服”相关联的社会创新组织网络,从实验室到专利、从学校到企业、从企业到中介、从中介到社团、从有形到无形,是一种正式组织与非正式组织构成的创新网,一个立体的社会资本架构。六是平等、公开、竞争、合作、开拓、个性、容忍失败、包容异见的文化氛围。

如此看来,下一波的创新经济中心会在哪里?中关村捷足先登了,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似乎少了一些体制内生动力;深圳“草根”土壤深厚,但似乎少了研究型大学的支撑;无锡已经在第三次信息技术浪潮——传感网中领先,但似乎需要更高远的文化视野。三地都在努力弥补自己的不足:中关村在培育自主创新氛围、深圳在办南方科技大学、无锡在提升吴文化视野。也许这种群雄逐鹿的状态本身就是中国原始革命型创新经济的起步。让这种势头在全国蔓延吧!公平竞争,才能决出胜负,让我们为他们加油。(方竹兰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信用 城市 社会

上一篇: 2010年春季全国糖酒会商品成交额达189.34亿

下一篇: 焰火工坊推出移动VR解决方案 降低开发难度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