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服务市场迎扩大开放年 将迎来新一轮资本角逐


 发布时间:2020-10-20 22:23:53

所以价格自然就高。对于后期走势,市场内一位蔬菜批发商认为,随着11月下旬南方西红柿的上市,市场售价有可能会回落。

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进入关键年 用房及贷款倾斜在内的一揽子支持政策或加快推出 “继续深化养老机构的‘放管服’改革,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日前被民政部明确列为2018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连日来,山西、云南、安徽、江苏等地接连发文,对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出台细则。在专家看来,今年是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的关键年,从中央到地方都将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养老服务市场的投入,未来或从供需两端同时发力,加快推出包括用房及贷款倾斜在内的一揽子支持政策。记者了解到,中央投资方面,国家发展改革委持续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养老服务设施建设,从2011年的9亿元提高到2017年的30亿元,七年间投资总数超过166亿元。民政部从2011年到2017年共安排81亿元彩票公益金支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地方层面在资金扶持上也不遗余力。例如,云南省日前提出,个人和合伙创办养老机构的,可分别申请最高10万元和5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小微养老服务企业可申请最高2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

担保贷款给予2年财政贴息。在全面放开养老市场方面,地方的步伐不断加快。民政部方面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完善养老服务政策制度,鼓励发展PPP项目,吸引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养老。同时,加大养老院投入,出台分级养老院标准,引导养老院在更高标准上建设。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养老服务市场存在数量不足、结构错位、质量有待提高等问题。特别是养老服务供给不足和大量养老床位空置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突出。“有需要的人得不到、有供给的没人要,这说明供给没有以需求为导向,如果引入社会资本,情形会大为改观,因为社会资本会追着需求跑。” 对于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张盈华认为,可从三方面来理解:一是对民营、外资等社会资本放开,降低准入门槛、精简审批手续;二是对社会力量参与公办养老机构改革放开,运用独资、合资、合作、联营、参股、租赁等方式,将政府办机构占比减至50%以下;三是对地处偏远、经济困难、重度失能等特殊群体重点放开,通过政府补贴引导供给。

专家认为,供需两端同时发力,是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的政策取向。“一方面,加快推行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对重度失能老人、困难老人、农村老人有所倾斜,提高他们对养老服务的购买力,吸引社会资本增加养老服务供给。另一方面,在水电气暖上,特别在用房上给予倾斜政策,房租是民营养老机构的最大压力,应为他们释压。” 张盈华说。

老一辈农民工为了儿女,忽略了自己的养老;中年农民工家庭负担重,无暇顾及自己的将来;青年一代农民工,还没往养老方面想 2011年人力社保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参加养老保险的农民工人数仅为4140万人 破解农民工养老难题,是推进城镇化的关键 第一代农民工:传统养老模式仍占主导 “每个月60元养老金不够,养老还得靠儿子” 河南省每年都有1700多万农民工长期在外务工,记者在豫东农村调查发现,“养儿防老”的观念和“以儿养老”的现象仍占主导,第一代农民工回乡后,年龄渐长,劳动能力慢慢消退,老年生活基本靠子女。今年67岁的轩元城是河南省太康县独塘乡轩庄村村民,算是村里的第一代农民工,上世纪90年代初就进城打工。

最初在建筑工地上当大工,后来看门,在外一干近20年。5年前,再也干不动的轩元城回到老家,老伴儿聂素兰杂病缠身,常年服药,不到一年,俩人生活便很难支撑了。“手头没钱,地也种不动,老伴儿还得看病买药。”轩元城说,自己头些年打工挣的钱都花在了孩子们身上,没有任何积蓄。在外打工时,老两口生活基本能自足。回村后,老轩没有收入来源,开销却越来越大。“政府每月给俺发60元养老金,但明显不够。”轩元城告诉记者,两个人每月一共120元,在农村也只够买油盐交电费,他跟老伴儿现在带着孙子和孙女生活,生活费则全由在北京打工的儿子负担,每月能收到1000块左右的汇款。据介绍,河南省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开始于2009年12月;今年7月,河南省率先实现了城乡居民保险制度全覆盖。

太康县新型农村养老保险中心主任李建波告诉记者,全县新农保参保率为85.6%,新农保从年缴费100元到1000元分为十个档次。最低每年缴费100元,按缴费15年计算,参保农民60岁后每月能拿70多元;最高档次年缴费1000元,按缴费15年计算,每月有170多元。“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政策好,但由于农民手头紧张,绝大部分选择的是最低那一档,一年交100块钱,60岁以后每年也就领千把块钱,养老还得靠儿女。”轩庄村支部书记王洪钟说。新生代农民工:办个养老保险不容易 “换上几次工作,稀里糊涂地养老保险就没有了” 记者采访中发现,由于收入低、负担重,“养儿防老”也面临考验,农民工最期待的还是享受社会养老保险。但农民工进城务工,要办个养老保险挺难的。

很多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的年轻农民工,自身没有养老意识,用人单位为节约用工成本,不为农民工投保。“厂里没给俺们买养老保险,俺也没往那方面想过。”17岁就去温州打工的轩慎杰说,在箱包厂做了5年,老板一直没有给大家买养老保险。“买养老保险,每月都得交钱,不如工资高点实在。”在郑州一家工地上打工的赵安平告诉记者,家里两个孩儿都在上学,一个高中一个初中,光生活费都近千元,往后花得更多,工资都不够用。对他们来说,更看重的是拿到手里的现钱,参保意愿也不强。老赵所在的建筑公司让农民工自愿选择是否参保,他没有参保。尽管也想在自己老了以后能有份生活保障,但现实的经济压力迫使他只能选择多拿点钱回家。37岁的农民工李银矿告诉记者:“项目经理跟俺们说,买保险工资每月要少近200元,自愿不买的话,这部分钱就发给俺们。

”听经理这样一说,好多原本打算买养老保险的工友也都不买了。记者调查发现,工作流动性大,现行养老保险制度便携性不足,养老保险容易半途而废。“打工从广东到郑州,结婚后,到县里一家纺织公司上班,稀里糊涂地养老保险就没有了。”26岁的周口农民徐艳说,在广东辞工时,有工友叫她去办理养老保险转移手续,她嫌麻烦没去办理,后来郑州的公司也为自己办理过养老保险,辞工时公司又没有提及保险,几年过去,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养老保险在哪里。重复参保,相互不能转换,退保率高。许多从沿海打工回到农村的农民工说,女孩子回家结婚后不打算再出去,外边的职工养老保险又不能转接到新型农村养老保险,没有办法只能退保。而且,新农保的保障太低,对以后的养老作用不大。

改变碎片化,完善养老制度找出路 “最大的心愿是跟城里人一样,就近领到养老金” 缺钱少地,老一代农民工回乡养老正面临困难,而与土地早已陌生的新一代农民工,他们所面临的养老困境也在步步逼近。“我最大的心愿是等我老了,能跟城里人一样,就近领到养老金。”轩庄村村民万宪荣对未来满怀信心,他希望农村养老制度越来越好,等自己老了不给儿女添负担。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从目前中国各个社会群体的情况来看,最需要养老保险和其他社会保险的,就是农民工群体。如果不解决他们的养老问题,必将给未来中国的发展和稳定带来影响。郑秉文表示,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太复杂,农民工一时看不到15年、20年后能带来啥,参保意愿没有那么强。

更主要的是,当前农民工参保的便携性不高,转移接续要开各种证明,很多年轻人干一两年就换个工作,不想费劲。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坚持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方针,以增强公平性、适应流动性、保证可持续性为重点,全面建成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解决农民工养老问题,治本的办法就是改变碎片化,沟通制度,使他们连成一体。最根本的办法,是要提高我们社会保险的统筹层次。目前,河南省一些省辖市先后实行了养老保险“市级统筹”,实行统一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统一基本养老保险费费率、统一筹集和管理使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等的管理体制。“下一步要由市级统筹向省级统筹过渡。”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刘涛告诉记者。改变碎片化,信息化是基础。

河南省人社厅曾被人社部树为唯一的“新农保信息化建设示范单位”。目前,全省159个县(市、区)全部实现省市县乡四级联网,参保居民可以随时查询个人账户信息,方便了群众监督,也为“一卡通”建设奠定了基础。全省159个县(市、区)全部建立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中心,2361个乡镇(街道)建立了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服务所;4.7万个村(街道)全部设立了协办员。有了各方努力,农民工养老会越来越有底气。记者 曲昌荣。

养老 市场 外资

上一篇: 31省份10月CPI出炉 仅3省份物价涨幅高于2%(表)

下一篇: 84岁“奶奶商人”练摊为员工发薪 30年捐款57万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3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