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股神”简凡疑为私募内斗牺牲品


 发布时间:2020-10-19 20:10:33

本报讯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法规司召开座谈会,就各地方各领域特许经营开展情况,特许经营立法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及具体制度设计等问题,听取有关专家和市场主体的意见建议。与会人员反映,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在我国已有近30年的发展,取得了明显的经济、社会效益,但在实践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未能完全打破,特许经营协议约束力不强,风险分配不合理等,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迫切需要通过立法加以解决。

与会人员提出,立法要把握四项原则,一是统筹推进;二是形成合力;三是公平合理;四是国际经验和国内实践相结合。与此同时,与会人员认为,立法要对以下六个方面作出具体规定,一是与现行制度的衔接;二是法律关系的定位;三是特许经营项目的选择标准;四是公开透明和公众参与;五是特许经营的期限、价格调整及特许经营权的转让;六是权利救济。国家发展改革委法规司表示,将按照中央要求部署,结合本次座谈会意见建议,以及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地方发展改革委意见,对立法草案作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尽快征求社会公众意见。

(丁 鑫)。

多地出台PPP新政 鼓励民资进入成新亮点 记者日前通过调查了解到,在发改委政策推动下,众多地方政府开始纷纷出台新措施,进一步落实民资进入PPP项目的各项政策,减少民资进入PPP领域的障碍,包括进一步完善PPP项目的收益分配、明确退出机制等。黑龙江省日前召开专门会议,精心筛选出42个具有良好投资价值的PPP合作项目进行重点推介,总投资超千亿元,涵盖了交通、医疗、教育等多个领域。希望进一步整合黑龙江省民营企业资源,推动更多PPP项目落地。河南省日前也出台政策,推进PPP项目资产证券化,并且简化PPP项目操作流程,进一步加快推进PPP项目落地。安徽则出台PPP支持政策,鼓励通过PPP模式参与项目投资建设运营管理,进一步引导社会资本参与PPP项目建设。PPP专家刘世坚表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措施,是充分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关键性作用的重要抓手。

各地要努力破除制约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的困难和障碍,切实保障民间资本合法权益,推动民间资本PPP项目规范有序发展。记者 李志勇。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20分报道,在昨天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对刚刚出台《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解读时说:此次出台的《意见》将打破民营投资发展中存在的“玻璃门”、“弹簧门”现象,真正解决民间投资在某些行业和领域存在的“准入难”问题。新三十六条明确提出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放宽对金融机构的股比限制,鼓励民间资本发起或者参与设立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金融机构。除了金融以外,这次颇受关注的石油、天然气开发领域也将对民间投资开放,但是开放的尺度也不大。

新三十六条中对一些领域的开放尺度都设定了红线,对交通运输、电力和新能源开发、矿业权市场,民间资本可以以独资控股或者参股的形式参与,而对于基础电信运营市场,油气开发、国防科工领域,民间资本将以参股的形式部分涉足。尽管具体的开放和落实细则尚未出台,但是新政的出台还是在民营资本领域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次出台的“新三十六条”被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罗国森解读为“非公经济三十六条”的延续、深化和落实,而一些民营企业家也颇感欢欣鼓舞。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说周德文:这个条例出台对温州的民间资本来讲肯定是个好消息,因为温州的民间资本处于低谷徘徊寻找转型的时候。

去年以来,许多的温州资本都回流,今年楼市新政对温州资本投资又是一个重创,这个时候条例出台,很好的提振大家对投资的信心。因为实施细则没有出台,周德文表示,对准入门槛的设置还是有点担心。周德文:希望这个政策能够尽快予以实施,要实施就要制定一些实施细则,因为这个是比较框架性的,原则性的,各级地方政府,职能部门,在自己的领域、行业里面特别要降低门槛,希望能够尽快出台。在昨天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司韩志峰处长说,这主要在于一些具体规定上,重点要打破“玻璃门”或者“弹簧门”,这里各行各业具体规定不一样。

换句话说,民间资本自己要规范做事的行为,第二提高能力,两个方面结合起来,一方面国家有些政策或者规定需要进一步完善,另外从民营企业来讲要规范自己的行为,提高自身能力。“新三十六条”主要目的就是要建立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然而在部分领域,国企已经“先到先得”,很大程度上民间资本已并没有再进入的空间了。那么这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到底应该如何建立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这个里面覆盖的主要是服务业、通信、医疗、教育这些方面,服务业是中国薄弱行业,之所以薄弱跟长期管制审批门槛比较高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首先应该清大幅的降低这些高管制、高门槛的审批门槛,制定清晰准入规划,准入门槛,使得民间资本有进入的可能性。同时在审批的规则上如果继续沿用这种审批出路,民间资本很难有效进入这些行业,所以可能有些领域能不能试点做一些探索,让民间资本更活跃的进入这些产业,转变思路,自主的进行探索来发展,提高整个经济服务运行的效率。(记者梁盛)。

股神 民间 资金

上一篇: 中消协:七成以上旅游线路存在相对严重问题

下一篇: 美国银行:日本央行本周将按兵不动 对于日元影响已退居后座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