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政府“过紧日子”是长远之计


 发布时间:2020-09-21 08:47:28

5日,“创客”第一次“闯入”政府工作报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工作回顾中说,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电子商务、物流快递等新业态快速成长,众多“创客”脱颖而出,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何为创客?有梦想,更有行动的创新创业者。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博士二年级学生覃政2014年初退学创办的蚁视ANTVR,是一家专注于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全息现实等穿戴式设备的公司。它是2014年最火爆的“创客”之一——估值一年内翻了百倍,获得千万美元的投资。在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正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更多依赖像覃政这样的“创客”——产学研链条上的“活跃因子”,在创新创业中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为经济从“中高速”转为“中高质”提高不竭动力。政府工作报告在2015年工作部署中提出,大力发展众创空间,增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办好国家高新区,发挥集聚创新要素的领头羊作用。

什么是众创空间?它代表着一种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孵化服务器。“大力发展市场化、专业化、集成化、网络化的众创空间,实现创新与创业、线上与线下、孵化与投资相结合,为小微创新企业成长和个人创业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开放式综合服务平台。”中关村管委会创业处处长杨彦茹说。作为我国第一个国家级高科技园区和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关村正引领全国创新创业大潮。2014年超过1.3万家。新生科技企业活跃度超越“硅谷”。“中小微企业大有可为,要扶上马、送一程,使得‘草根’创新蔚然成风、遍地开花。”报告特别指出,今年高校毕业生749万人,为历史最高。要加强就业指导和创业教育。实施好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支持到新兴产业创业。怎么扶上马?怎么送一程?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科技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认为,鼓励和支持“创客”,首先要培育好“创客”滋生的土壤。大多数“创客”创办的是小微创业,属于“草根”创业。

政府应加大对“创客”一族的政策支持,减免税收或提高大学生创业贷款的额度;鼓励更多成熟的企业家积极支持,成立天使基金等为创立初期的中小微企业“输血”。作为投资人的俞敏洪,已经有了回“扶马”的经历,去年投资了一家微电商。他认为,“创客”应该更好地借助移动互联网、众筹等平台,得到投资和良好的“孵化”。经济降速换挡,就业压力增加。有统计显示,平均每1人创业可带动4至5人就业。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庆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太利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应与解决就业难的问题相结合,创造新机会、新岗位,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解决民生问题,促进社会稳定。针对支持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九三学社中央的一份提案建议,设立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国家专项经费,支持高等学校开展就业工作;设立国家级和省级高校毕业生创业基金,主要用于为高校毕业生提供创业启动资金支持。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高玉葆说,政府在扶持大学生创业方面应给予更多试错机会并建立失败补偿机制,让大学生乐于和敢于创业。

近日,上海媒体报道称,有“权威人士”向记者透露,为了防范大型骨干企业资金断裂,“有关方面”已决定在必要时给予银行贷款、财政贴息等支持。据此语焉不详的报道,我们无从知悉所谓“权威人士”和“有关方面”确系何人,但文中所指大型骨干企业,倒是无需多少凿实功夫即能肯定,其权属除却国有别无他选。大型国企优惠之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时逢“保八”更是有着千般借口恃宠而骄。这种显而易见的软约束“退一进二”式地发展至今,似乎就连表面文章都已无需劳心粉饰,以至于申报财政贴息的说辞竟然是“解决大型企业流动资金困难”、“弥补目前拉动内需政策惠及大型企业的措施不足”。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马歇尔一百多年前就曾描述过的“数量悖论”,即,“坚持一方面利益的少数人不断地大声疾呼因此,少数人获得胜利,即便可用的利益统计表明,这少数人的总利益只占许多沉默者的总利益的十分之一或百分之一。” 在中国这样脱胎于计划经济的国家,因为种种原因,继续保有大规模的国有经济成分自然有其必然性,更何况,国际经验表明,只要能够给予其严格的内外部约束并切实尊重其市场主体地位,国有企业并未见得一定不适应市场竞争。

如新加坡淡马锡,身为国有独资企业,该公司自1974年成立以来,创造了年均复合股东回报率18%、年均股东现金收益率逾7%的傲人业绩。中国的国企改革已历时三十年,虽有诸多成效,但对于作为其所有者的国民而言,看到和听到的国有企业消息中,既有航空公司之类的巨亏,也有中石油、中移动之类虽巨赚但又甚少回报的“账面英雄”。对于这类国企,如果继续不问由来、不计效果地给予包括贴息贷款在内的特殊照顾,其愿望和结果难免出现南辕北辙的谬误。

淡马锡经验中核心的要件是,政府对其而言仅仅是股东,政府对其行使社会管理者职能时严格按照普遍适用于各类企业的规范来进行;反观中国的情况却是,政府对国企的双重身份经常出现合二为一的现象,最明显的例证就是,为了实现 “做大做强”的国企愿望,政府常常热衷于用其公权体现“父爱”。政府越界庇护国企既失公平又损效率。就公平而言,大量实践表明,垄断型国企对外不受竞争的冲击,对内却有经营的权利。因此,他们很容易将优势资源所产生的福利转化为单位福利。

有学者认为,近年来,在个人收入差距中,个人所处单位、行业、所有制等集团性因素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再就效率而论,不同于其他新兴工业国家,中国不断加速的资本深化过程中并未出现技术进步的明显迹象,全要素生产率在1992年以后甚至出现了明显恶化,而这种现象之所以发生,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国有企业获得了大大超过其贡献的廉价资金——依靠这些资金,自上世纪90年代起,国有企业在技术变化方面表现突出,但是,在技术效率方面的明显退化拖累了全社会动态效率的持续改善。

市场经济区别且优于计划经济的重要特征是,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因此,既然中国历经痛苦抉择已经走上市场经济之路,那就既没有理由、也有必要留恋那些公、私不分的老套路。要知道,政府擅权施“爱”,即便对于那些被宠爱的国企来说,也绝算不上什么好事。(《中国经济周刊》评论员)。

政府 社会 行政

上一篇: 广东海洋经济总量15年全国居首

下一篇: 中国各省份“深改”出实招 多地GDP主动踩刹车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