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自来水百年史话:自来水用户增加2800倍


 发布时间:2020-08-05 22:12:10

对于即将调整的水价,中科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自然表示,虽然供水价格上涨长期看是必然趋势,但是目前还有四个方面的问题值得讨论。我国的城市供水过去一直是作为公共品来提供的,其价格长期低于市场价,导致我国水资源过度消耗、产业升级受阻,水务企业利润被挤压。国际上,资源环境保护、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的呼声也越来越强。李自然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2008年年底以来我国很多城市也出现了城市供水涨价的呼声。但目前仅仅通过涨价这一个策略,要达到节约水资源的预期效果,并令各方在利益分配上能够满意,可能会带来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首先,供水价格上涨促进居民节约用水的效果有限。居民生活用水属于刚性需求,目前城市供水价格已经经历了几次上调,低收入居民用水已经开始节约,继续节水的空间不大,而对水费占生活支出比例甚微的高收入居民来说,价格弹性并不明显。因而涨价是否能够有效带来资源的节约值得商榷。可能的结果是节水不明显,低收入居民生活成本增加了。其次,供水涨价的呼声可能代表了国际资本的利益。全球水务巨头法国威立雅水务公司、苏伊士集团,英国安格利水务公司、百泰国际集团等著名水务公司进入中国水务市场近10年,先后拿下了天津、上海、北京、成都等遍及全国各大地区主要城市的重大水务项目。

因而,涨价是否代表了这些国际巨头开始要求前期投资回报的呼声,值得深思。在供水涨价、外资收益的局面下,就需要给民众和民营企业一个更好的解释,或者利益安排上做出相应调整。再次,涨价收入的用途有待完善。国家发改委在2006年提出的城市供水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对城市供水定价给出了基本的规范,即城市供水定价成本由合理的制水成本、输配成本、期间费用构成。(期间费用是指城市供水企业为组织和管理供水生产经营所发生的管理费用、营业费用和财务费用。)可见,涨价收入应当是按照该办法的规定用于弥补这三项成本。这样看,该办法更倾向于从供水和用水方利益分配的角度来解决水资源矛盾,但如果从节约水资源这样一个国家战略的高度看,这个机制是不够的。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将一部分涨价收入用于促进企业和居民用水效率提升的技术投入。最后,单靠供水涨价不能充分调动水务企业的创造力。供水效率提升和用水效率提升对节水来说是同样重要的。针对需求方的很多更加细致的激励机制,如阶梯收费制度,拉大居民和工业用水的价格差异,实行不同用途供水的差别化定价安排等等,都需要水务企业本身发挥主观能动性。

例如,给每个用户提供不同用途的供水管道就是一个较大的工程。当前供水非市场化安排下的水务企业,由于不负担盈利责任,尚缺少通过技术改造减少水资源消耗的动力。因而,还需要相应完善对水务企业的激励机制和财政补贴机制的完善。(记者陈伟方烨实习生江玮王喜文)。

在这次水费上涨的呼声中,相关部门和企业做足了舆论造势,各种涨价借口光怪陆离,俨然如果不涨价,企业就会倒闭,水资源就会被浪费,公众的节约意识就无法形成……但遗憾的是,这些部门和企业有意无意地遮蔽、回避了最重要的一点,即没有把成本公之于众。诚然,如果非涨不可,那也得先把账算清楚吧。据报道,这次大部分城市调整的是污水处理费和水资源费。既然上调污水处理费,能否把污水处理费的使用情况说清楚?处理一吨污水到底需要多少钱?这些污水处理费是否名至实归,用在刀刃上了? 而水资源费的上调则不伦不类。诚然,水资源费的征收是为了体现资源价值,暗含的逻辑是通过价格杠杆促进人们对节约用水。

然而,上调水资源费和提高节约意识并无必然逻辑关联。再说,当下收取的水资源费已超过了污水处理费,这些费用的使用情况如何? 据专家介绍,水价的构成包括原水成本、运营成本和税费成本。当前的情况是,原水成本大概占水价的20%,运营成本大概占70%,税费成本大概占10%。如此高的运营成本都流向了哪里? 另据报道,由于供水企业管理不善,全国城市公共供水系统管网漏损率在20%以上,城市供水每年损失至少在100亿立方米。供水单位人员超标导致管理费用过高,更是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很多城市供水单位人员超编在50%以上。这一组数据让人感到愤怒。供水损失是供水企业之过,怎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而庞大的人员超编开支更是不容容忍,人浮于事,糜费钱财,又怎能让消费者买单? 根据国家发改委2006年的有关规定,“供水行业工资不得超过当地行业职工平均工资,最高不得超过当地社会平均工资1.2倍;业务招待费不得超过主营业务净额的5%。

”试问,这些供水企业有没有晒晒其工资?从公开报道可知,一些地方的水企人员凭依垄断之势,收入无比优渥。在这种情况下,又有何理由调高水价。水是商品,但更是公共用品,因此具有公共属性,关涉公共利益。我国《价格法》明确规定,对于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关系重大的少数商品价格,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实行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在这种语境下,水价调整,不能随意,不能惟涨是图。没有公开就没有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公开成本是公共产品调价的基本伦理,水自然不能例外。对那些铆足劲头非涨不可的部门和企业,能否拿出一点诚意,将水价成本和使用情况的来龙去脉,说个一清二楚?(王石川)。

供水 能力 水厂

上一篇: 海口在菲律宾推介“不一样的海口”

下一篇: 发改委:我国车企已全面复工复产 市场需求稳步回升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6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