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前三季同比增长超过三成 引发税负偏重担忧


 发布时间:2020-08-04 13:14:53

北京市地税局第一直属税务分局在北京前门大街启动了“非遗传承税宣行”主题税收宣传活动。此次宣传活动旨在为多家非遗企业宣传税收优惠政策,开展涉税辅导和互动答疑,发放税收宣传手册,助力非遗传承与发展。活动现场,税务部门工作人员就国家扶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税收优惠政策,国务院6项减税政策,以及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等与企业发展息息相关的税收政策,进行了详细讲解。并进行面对面的涉税辅导和答疑释惑,帮助企业进一步规范涉税处理和财务管理。值得注意的是,针对4月1日在全国实施的《办税事项“最多跑一次”清单》,税务人员进行了详细讲解。该清单涉及5大类105个事项,每一事项都有具体的受理税务机关名称。税务人员特别提醒,纳税人的办事事项不符合法定办理条件或者提交的资料不完整时,并不适用“最多跑一次”。北京市地税局第一直属税务分局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小微企业融资免征印花税”、“小型微利企业减免企业所得税”等收税优惠措施面世时间短,不为包括非遗企业在内的小微企业所熟知,因此成为此次宣传重点之一。

其中,“小微企业融资免征印花税”规定: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金融机构与小型企业、微型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泰山皮影第七代传承人范伟,玉雕传承人代表徐子扬,绞胎瓷传承人代表李红霞,书法大师朱西林,铜雕技艺传承人代表管明辉,以及永新华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栽李海等代表非遗企业参加了税收宣传活动。李海在现场表示,作为北京市重点非遗企业,深切感受到此次非遗专题税收宣传活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有利于推动北京市非遗的传承和生产性保护。(完)。

针对个人的税收征管体系将更多关注高收入人群 据新华社电(记者赵婧)记者获悉,我国正在加快税收信息系统建设,有望在2018年实现征管数据向税务总局集中,建成个人税收征管系统,并实现该征管系统与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互联互通。同时,我国将从法律框架、制度设计、征管方式、技术支撑、资源配置等方面构建以高收入者为重点的自然人税收管理体系。长久以来,我国一直实行的是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收制度。直接税占全部税收的比重过低,缺乏对个人收入、财富进行全方位调节的重要税种;而间接税占比过高,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施正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接税就是要以自然人,也就是个人作为纳税人。而直接税改革的基础和前提是个人信息体系的建设能否取得突破。专家表示,建立个人信息体系,一方面需要把个人的基本信息纳入,另一方面需要把个人的收入和财产等经济信息纳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如果一切顺利,我国有望今年全面完成“金税三期”工程建设任务,形成覆盖所有税种及税收工作各环节、运行安全稳定、国内领先的信息系统,并于2018年实现征管数据向税务总局集中。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具体的税收管理上,正在建立的针对个人的税收征管体系将更多关注高收入人群。我国将从法律框架、制度设计、征管方式、技术支撑、资源配置等方面构建以高收入者为重点的自然人税收管理体系。税务总局、省级税务局集中开展对高收入纳税人的税收风险分析,将分析结果推送相关税务机关做好应对,不断提高自然人税收征管水平。

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新“国十条”),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终于落地,税收优惠将扩至商业养老保险。这也意味着,我国酝酿已久的“减税养老”将正式实现。“减税养老”的最大利好体现在哪儿?何时能真正来到普通人身边? 税务专家介绍,所谓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是指允许投保人在个人所得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人所得税。该政策是利用税收政策的杠杆效应调动企业和个人参保积极性,即“减税养老”。“这一制度设计的目的是为了降低个人的当期税务负担,并鼓励个人参与商业养老保险,以提高将来的养老质量。”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说,由于投保人可以延缓缴纳相关个税几十年,对于投保人有非常大的税收优惠。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无疑将极大地降低投保者税负压力。并且,所得税的起征点会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不断提高,等到投保人退休领取保险金时,还可能存在获得减免的可能。根据我国现行税法,月收入超过3500元部分需缴纳个人所得税,应税收入不超过1500元须按照3%所得税率缴纳。

因此月收入5000元的个人每月需缴纳45元个人所得税,全年需缴纳个税540元。如果每月拿出500元购买商业养老保险,则每个月少缴纳15元个税,全年则少缴纳180元。如按照投资20年计算,则20年间少缴纳3600元个税。“当然,缴费期免交的个税并不等于免征,而是在投保人领取养老保险金之后补缴,具体缴纳方式还要等细则出台。”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说,优惠主要体现在“资金的时间成本”。按此测算,购买商业养老保险越多,享受的税收优惠也越多,预计细则出台将设置享受税收递延政策的金额上限,这可以有效避免税收的“逆向调节”。政策落实的沉浮,根源在利益“博弈”。税收征管、行业监管、地方政策都会对个税递延养老险有所牵制。比如,仅在税收方面,各地城镇民众收入水平差异巨大,但税率政策却是全国统一。按现有政策,个税一旦递延,未来补无可补,造成税收流失,该如何处理?即便税收政策实现了调整,以现有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而言,税收部门根本无法跟进追踪诸如“谁买了保险,谁领了养老金”这类信息。

要想掌握这些数据,保险公司、银行、税收、财政、民政、社保这些系统平台至少需要实现数据共享。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说,保险新“国十条”是一个好骨架,但惠民政策真正落地还需跨过多个沟坎,建议借鉴国外发展经验,尽快对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的税收优惠相关细则予以明确,明确税收优惠的税基、比例以及相关监管措施。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则认为,细则设计还要考虑通胀、缴纳方式等诸多因素,保障百姓“老有所养”。(本报记者 杨亮)。

税收 税负 孙玉栋

上一篇: 浙江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总体形势向好

下一篇: 一季度新疆兵团实现生产总值315亿元 同比增长8.8%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018